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星火-叶喻线-始发点 1.03

科幻丧尸末日背景

全员痴汉叶神

如果开始没有痴汉,之后也是会痴汉的(* ̄︶ ̄)y

至于叶神的态度嘛……大家可以参考各类欧美影视作品里的超级英雄~~


1.03

  叶修口中的防空洞,是城市角落里的一个地下仓库。

  喻文州看着窗外阴沉的景色。这里似乎是某个集中的仓库区,一座座巨大的无人仓库连成一片。

  叶修径直把车开到仓库区深处。开进地下的时候,喻文州还以为他要开进车库停车。

  卷帘门完全升起,机械运转的声音终于停止,叶修却仍然没有发动车子往里开,反而熄了火。

  “怎么了?不进去吗?”喻文州问,接着他看到敞开的车窗迅速地升起。

  “灯没亮,不正常。”叶修一边解安全带一边回答,“你在车里呆着,我先进去看看。”

  “你一个人?”喻文州皱眉。

  叶修对着车里后视镜里的他咧嘴一笑:“怎么,一个人留在这里害怕?”

  “我只是想问你需不需要把车开进去。”喻文州淡淡地说,“我可以找个地方躲着,用不着车。”

  “放心,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不然我肯定会接到警报。”叶修从身上拿出一副眼镜,推开车门道,“大概只是线路故障,以防万一我先去确认一下。你老实呆着,别乱跑。”

  喻文州:“哦。”

  得到回应的叶修把车门甩上,径自往大门洞开的仓库里走去。喻文州看着他空着两只手的背影,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应该问一句需不需要带上武器。

  ……不过那家伙,应该会随身带着武器吧,用不着他瞎操心。

  喻文州叹了口气,敲了敲电脑键盘,随手打开扫雷小游戏。

  他察觉到自己紧绷的神经,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紧张。意外这种东西总是让人觉得不安,突如其来的灾难预告已经让他手足无措,这时候随便来点什么小意外都会让他分外焦躁。

  这里远离病毒泄露地点的区域,应该是安全的。

  喻文州对自己说。

 

  叶修走进空荡的仓库里。随着他的深入,从入口透进来的光很快就被黑暗吞没,只剩仓库中应急灯的幽光。

  以仓库的角度来说,这个防空洞实在是太不合格了,整齐排放的架子上几乎全是空的,没有多少货物。空旷又安静的巨大仓库里,仿佛连最轻微的呼吸都能听到回声。

  但叶修走得悄无声息。

  他和喻文州说没大事,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在探查未知地点时全神贯注地用起摸哨的功夫,对叶修来说已经是本能了。

  他没有打开任何照明设备,他戴着的眼镜已经自动开启了夜视模式。入口处的摄像头他避不开,其他能安置监控的角度都被他尽量避开了。智能眼镜在他眼前画着路线图和警示区,指引他直抵配电室,一路神鬼不知。

  电闸是开着的,难道真是线路故障?

  叶修犹豫了一下,抬起手,打开了手表上附带的便携终端。

  在他用无线信号接上仓库的电子系统的时候,突然间飞速频闪的红光伴随着刺耳的警报声在整个仓库里炸起。机械运转的嗡嗡声混杂在警报声里震耳欲聋。叶修冷笑一声,不闪不避,抬手“啪嗒”一声拉下了电源总闸。

  世界清静。

 

  警报声响起的时候,喻文州刚想在小方格上标个红旗。突如其来的刺耳声响惊得他手一滑,按在了鼠标左键上。地雷炸开的声效从电脑音箱里传出,喻文州顾不得它,探头从前座两个座椅间的空档往前望去。

  仓库的卷帘门在缓缓降下。

  喻文州心中一跳。他伸手去开车门,车门不动。他使劲推了两把,车门纹丝不动。

  妈的,那个叶修!

  喻文州极为罕见地在心里骂了句脏话。大门还在下降,他来不及多想,手脚并用艰难地侧身从后座挤到了驾驶座上。

  还好我瘦。喻文州想。

  那家伙要是连驾驶座都锁死了,我就……

  还没等喻文州想出他就怎么样,警报声突然又停了,就跟它响起时一样突然。喻文州抬头看去,仓库的大门已经不动了,悬在半空停在了要闭不闭的状态。

  喻文州刚从后座挤过来,坐在驾驶座上气都还没喘匀,一脸的莫名其妙。

  叶修那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他回头看了眼被自己丢在后座的电脑,又把头扭回来。

  他绝对不想再挤一次了。

  反正已经上了驾驶座,不如就开进去看看。以卷帘门现在的高度,这车还能开得进去。要是再降一次,那可就说不准了。

  打定主意,喻文州立刻开始鼓弄起车子来。但这辆车子的打火开关位置和他所知道的所有车型都不同,他找了半天找遍了驾驶座也没有找到。

  正在喻文州打方向盘踩油门踩离合换档乱试一气的时候,车子忽然“嗡”的一声发动了。喻文州一愣,停下手上的动作,从车子的震颤中确认这车是真的启动了。

  这到底是什么机关???

  喻文州想了想,觉得还是回头直接问叶修比较效率,遂把问题抛到脑后,踩下油门把车往仓库里开。

  仓库里依然是黑漆漆的,喻文州开了车灯,顺着货架之间留出的道路往里去,一路上没看到半个人影。他按了按喇叭,鸣笛声在空旷的仓库里回荡,久久不息。

  这仓库是有多大?叶修跑哪去了?

  喻文州又试着开了把车门,如预料中的纹丝不动。他只好继续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仓库里游荡。

 

  “好了,老实交代。”叶修把玩着手里的匕首,盯着眼前被捆得严严实实鼻青脸肿的男人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想干什么?”

  他的声音听起来漫不经心,眼神却如那一柄匕首上的银光一样锐利。

  “有人托我给你带话。”那人平静地说,“‘K27Z6实验品,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锋利的匕首擦着男人的耳朵钉在了他身后的柱子上,几根碎发顺着插入墙体几厘米深的刀锋滑落。

  “不好意思,手滑。”叶修弯起嘴角对他笑笑,脸上的表情却透着寒意,“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还有,”男人异常镇定地说,“‘你以为,我们会只派一个人来吗?’”

  “哦。”叶修点了点头,“多谢提醒。”

  他拔出钉在墙上的匕首,转身时反手给人割了喉,头也不回地往监控室外跑去。

  真该死,刚刚不该给那家伙开车权限的。

 

  喻文州转了半天,还没见到叶修出来,忽然觉得有些蹊跷。

  他以为刚刚那动静,是叶修在检查电路的时候不小心触发了警报。但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按了这么久的喇叭,叶修早应该找过来了啊。

  难道他在什么隔音很好的地方?

  喻文州又按了一遍喇叭,觉得自己快被鸣笛声荼毒得耳聋了。

  算了,反正在里面到处转也找不到叶修,还是开回去等吧。

  这么想着,喻文州开始调转车头。转到一半忽见一个黑影从前挡风玻璃外落下来,砸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惊得他条件反射一脚踩了刹车。

  什么东西?!

  遇到这种情况,大部分人会选择下车查看,但喻文州现在下不了车。他只能倒车,退得远一些才借车灯看清刚刚掉落下来的东西。

  那是一个木制货箱,不是很大,比一般的行李箱还小些。听刚刚箱子坠落时发出的声响,并不重,就算砸到车子应该也造成不了多大损伤。

  从架子上掉下来的吗?怎么这么刚好,就在他开车经过的时候掉下来?

  总不可能是叶修的恶作剧吧。

  喻文州皱紧眉头,一打方向盘,踩下油门,避开木箱向出口冲去。车辆疾驰中难免跟摆满仓库的货架发生一些小摩擦,喻文州希望叶修能够宽宏大量一点,一会儿见到这车的时候不要直接揍他一顿。

  最好这只是他神经过度紧张而闹出的笑话而已……

  车灯打在黑洞洞的道路前方,忽然一个阴影在车头正前方闪现。

  是人影!

  通道太狭窄,车子无法调头。喻文州急踩刹车,突然听到车顶上方传来金属撞击的脆响。下一秒,车子右上方炸开绚烂的火花,刺得他下意识闭上眼睛。

  枪声骤响。

 

  丢出的手榴弹被一道银光打飞的同时,站在车灯里的男人忽觉胸口一痛,子弹穿过肉体的痛楚让他下意识想嘶声尖叫,但声音还未出口,他便无声无息地倒在了血泊中。

  夹在他耳上的对讲耳机传来队友急切的追问,叶修稳稳地落在尸体边上,弯下腰伸手拿起那个小小的耳麦。

  “就这么点本事,也敢来我手上抢人?”他弯着嘴角,侧头瞥向已经静静停在不远处的车,“你们上头是派你们来送死的吗?”

 

  这个白痴,公然向我们暴露自己,还大言不惭!

  躲在黑暗中的男人用手中端好的狙击枪瞄准站在车灯里的男人,扣下扳机。

  能看到这些大意的人死在自己的枪下,真是相当愉悦。

  但他没能看到那个黑背心男人倒下,开枪后他眼睛都没眨一下,却眼睁睁地看着那人直接消失在他的瞄准镜里。子弹打空,击中了尸体脚边的地面。

  去哪了?!

  男人刚想转移视线找人,却听到耳麦里一声怒吼:“艹!谁开的枪?!”

  他完全不能理解头儿的愤怒,正想回话,却突然感到背后一阵针扎般刺骨的寒意。

  “哦,找到了。”

 

  把尸体从架子顶端踹下去之后,叶修颇为苦恼地叹了口气:

  “怎么办?除了这个傻子,其他几个都不敢开枪了。”


——

我大概要被我家主催sama打死了。

评论(1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