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星火-叶喻线-始发点 1.05

科幻丧尸末日背景

全员痴汉叶神

如果开始没有痴汉,之后也是会痴汉的(* ̄︶ ̄)y

至于叶神的态度嘛……大家可以参考各类欧美影视作品里的超级英雄~~


1.05

  从第一只丧尸出现开始,喻文州时常觉得浓雾中一闪而过的阴影都是面目狰狞的鬼魅,下一秒就会扑到窗口对他龇牙咧嘴。

  真是优秀得令人头疼的想象力。

  叶修把车开得很快,是绝对不适合在这种天气驾车的速度。若不是这个区域行人和车辆都很少,可能这会儿早撞车了。

  叶修一转方向盘,越野车转弯上了另一条公路。喻文州忽然问:“如果,我们遇到同路人的话……”

  “同路人?”叶修扬了扬眉,转头看他。

  “看路看路。”喻文州连忙说,直到叶修把头转回去他才继续道,“刚刚给你的那个地点,是我们研究院的试验所之一。地处偏远,人迹罕至,我觉得非常满足你的要求。但是,我能想到这个地方,我的同事也可能想到。”

  “……”叶修眯起眼,“你是故意的?”

  “你并没有要求不能有其他人去同一个地方避难。”喻文州回答,语气里没有一点心虚,听起来倒是相当理直气壮,“就算去其他地方,也无法避免可能遇到其他避难者的情况。鉴于刚才我们遇到了埋伏者,你无法分辨避难者中会不会混有以我们为目标的人。但是如果去试验所的话,至少我的同事我都认得。”

  叶修沉吟片刻,问:“你的同事,你都认得?”

  “就算不清楚姓名,脸也是绝对认得出来的。”喻文州回答。

  “好。”叶修点了下头,“不过我要提醒你,这样的选择,最后可能会对你最不友好。”

  喻文州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因此也没放在心上,他接着问:“你很厉害,对吧?”

  叶修瞥了他一眼,没什么表情地回答:“喻先生,我只负责你的安全。”

  “但是如果有人在你面前遇到危险……”喻文州看着他。

  “你的安全是首位。”叶修说,“不过请你记得,我不是你的保镖。你要听从我的安排,而不是我听你的。”

  后半段话喻文州完全不以为意,他已经得到满意的答案了。叶修说他的安全是首位,那就是在不威胁到他安全的前提下,叶修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那么,他的小心思也就不算白费了。

  喻文州没再说话,叶修不动声色地转过视线,看到他嘴角勾起的一点弧度,不由在心里轻叹了一声。

  没有经历过灾难的天真的人啊。

  

  叶修的车被拦在了入口处。

  “什么人?”保安一手撑着伞,一手拿着电棍从保安室里走出来,“今天试验所不开。”

  “刘叔,是我。”喻文州从降下的车窗里探出头。

  “小喻啊,你怎么来了?”刘叔把电棍插回腰上,“今天应该没人要来试验所的啊,就算是你也得有上面的批条。”

  喻文州转头看叶修,叶修正趁着停车在点烟。

  “刘叔。”喻文州把头转回来,“你听广播了吗?市里出事了。”

  “广播?我倒是想听。”刘叔摆了摆手,唉声叹气道,“这破天气,一点信号都没有,我想听听广播打发时间都没法。”

  喻文州心中一跳。连信号都没了,真的只是因为这场暴雨吗?

  “诶,你刚说市里出事了,出什么事啊?”刘叔问。

  喻文州又看向叶修。

  刘叔跟着他把注意力放到了车里的另一个人身上:“这位是?”

  叶修叼着烟,终于舍得分一个眼神过来。他冲穿着制服的男人笑了笑,然后抬起右手,戴在他手腕上的手表自动展开一张特权通行证的模样。只听“滴”的一声,拦着越野车的横杆自动升起,叶修把手放回方向盘,发动车子径直开进了试验所。

  刘叔愣愣地站在原地,倒也没阻拦。虽然他没见过,但特权通行证这号称能打开国家每一个封锁的神奇东西他还是听说过的。他还停留在见到了不起的东西的震撼中,一时没来得及思考喻文州没说完的话。

  保安的身影很快就被雨幕吞没,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喻文州嘴角下耷,问道:“有这东西,为什么不早拿出来。”

  叶修把烟从嘴边拿起来,靠在烟灰缸上抖了抖烟灰,又塞了回去,含糊不清地说:“因为我想抽根烟。”

  喻文州:“……”

  喻文州发现叶修这个人,真有千百种方式让人憋火,这火还发不出来。幸好他脾气比较好,不然这一路大概要跟叶修吵个八百回。

  “刘叔一直住在试验所保安室里,这个试验所经常只有他一个人在。”喻文州说。

  “你的同事们还没来。”叶修似是随意地提到。

  “我们出发的时候病毒还没扩散开,他们开始采取行动会比我们晚很多。”喻文州看了眼时间,“应该不久后就会到的。”

  叶修没再说话。他把车子停在了屋檐下雨淋不到的地方,然后推开车门,淋着雨绕到车后,打开了后备箱。

  喻文州坐在副驾驶座,一开门正对的就是试验所的大门。他下了车把车门关好,又从后座拿好他的箱子,才走到叶修身边。

  然后他被后备箱里的东西惊得目瞪口呆。

  还没等他细看,叶修就“啪”的一声将后备箱的盖子合上了。

  “你就带着这么一堆危险品满世界跑?”喻文州指着后备箱问他。

  “我是在执行任务。”叶修背着鼓鼓囊囊的野外登山包往试验所大门走,经过喻文州身边时顺手撸了一把他的头发,“别少见多怪了,带路。”

  

  喻文州带着叶修上了三楼,进入了试验所的中枢大厅,借叶修的通行证一路畅行无阻。

  “试验所没有卧室,不过因为以前经常有研究员在这里过夜,所以留着一些折叠行军床。”喻文州一边说,一边将堆在角落里的折叠床搬出来,“要在这过夜没什么问题。”

  “那些研究员呢?”叶修走过来帮忙搭手,顺口问道。

  “研究院在市内建了新的试验楼,大部分研究都迁往新楼进行。这里除了要进行危险性较大的试验以外,几乎不再使用了。”喻文州回答。

  张开的两张床都铺满了灰尘,喻文州满屋子找抹布,叶修坐在地上,从烟盒里捏出一根烟瞧了一会儿,又塞回了烟盒。

  “咦?”喻文州忽然道。

  “怎么了?”叶修问道。

  “原来试验所的电力已经切到备用电源了。”喻文州看着大厅中央满是按键和屏幕的长桌,皱着眉说道,“恐怕市里的供电已经断了。”

  “备用电源?”叶修问。

  “嗯,为了避免断电带来的麻烦,试验所有一台大型发电机。”喻文州回过头道,“如果断电的话,我们刚才经过的几个枢纽大门都会停止运作。”

  叶修皱起眉:“没有其他出口?”

  “别担心,如果停止供电,那些枢纽大门就会切换到手动状态,可以手动开启和关闭。”喻文州说着,从角落里翻出一块抹布,又嫌弃抹布太破烂了,随手丢了回去,“所以,现在我们要做什么?”

  叶修把一个袋子递给他:“吃午饭。”

  喻文州:“……”

  “你吃你的,别饿着肚子。”叶修见他接过东西,便从地上站起身,“我去试试能不能联系上接头人。”

  “刘叔刚说听不了广播,市里的通信设施多半已经出问题了。”喻文州说,“再加上现在的暴雨,信号影响肯定很大。”

  “那也得试试。”叶修走到门边,突然想到什么又回头道,“如果遇到危险就大声叫我。”

  “哦。”喻文州应声,看着叶修背着包离开了大厅。

  他翻了翻叶修递给他的袋子,从里面翻出一个面包,拆了包装吃起来。

  中枢大厅没有窗户,他看不到外面的倾盆大雨和漫天阴云。环顾空荡荡的大厅,曾经在这里彻夜奋斗的日子扑面而来,蕴藏在那背后的安宁平和冲淡了匪夷所思的现在,让他不自觉地放松了紧绷已久的神经。

  事实上,因为叶修的提早到来,喻文州除了在车外炸开的火焰和雨幕中一闪而过的狰狞面孔,还未曾真正地接触到这场灾难。怪物躲在黑暗角落里冲他龇牙咧嘴,他看不见,只是敏锐地感知到它的存在。他不止一次像这样思考:其他人现在怎么样?他们遇到什么,又经历了什么?有多少他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已经在今天永远闭上了眼睛。

  喻文州咽下最后一口面包,把袋子扎好塞到自己的箱子里,正在想叶修怎么去了那么久要不要去找他的时候,他听到身后一声惊呼:

  “小喻!太好了,你也逃出来啦!”

  

  叶修回到大厅的时候,屋子里多了好几个人。

  喻文州正在给最后一个人处理伤口,那个小个子男人伸着胳膊疼得龇牙咧嘴,自己都不忍心看一眼自己的伤口。喻文州温声安慰他:“好了,抹完碘酒就不疼了。”

  其他几个人一见叶修进来,都警惕地站起身盯着他。喻文州跟着抬起头,对大家笑道:“别紧张,这是我跟你们说的我表哥。今天本来要和我一起去旅行的,没想到路上遇到这样的事,就一起到试验所来躲躲。叶修,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是何清、齐岩、朱麟,都是我同事。”

  听喻文州这样说,几个人都放松下来,朱麟自来熟地把胳膊往叶修的肩搭:“可惜了,你们俩要是再早点出门,说不定就能赶上出城了。”

  然而他还没搭上,叶修就向前一步不动声色地避开他的手,走到喻文州身边蹲下,查看齐岩的伤口:“怎么伤的?”

  “别提了,为了逃出来撞破玻璃幕墙,疼死我了。”齐岩说。

  喻文州用绷带给他扎好,道:“还好只是皮肉伤,没伤到筋骨。你们呢?有受伤吗?”

  何清掐了掐自己的右手,道:“扭了下手,不严重。”

  “我有云南白药。”喻文州从箱子里拿出两瓶药,“来,喷一下,很有效的。”

  叶修没再跟过去,他转头看朱麟:“你们去过出城口了?”

  “一开始要去的,但是听到别人说不让出城了。”朱麟回答道,“我们决定先找个地方避一下,齐岩就想到这里了。”

  “毕竟我有时候还是要到这里来的。”齐岩说,“门卡也能用。”

  “刘叔呢?”喻文州问。

  “他想留在保安室守着。”朱麟说。

  “你们见到其他人了吗?”喻文州又问,“小梁呢?何清你住她隔壁的吧,有见到她吗?”

  大厅里忽然一片死寂。

  喻文州放下手里的瓶子,扯了下嘴角:“哦,这样啊……”

  “小梁她……她本来和我们一起的,但是路上……”

  何清话没说完,就被朱麟拉了一把。朱麟皱着眉对他摇了摇头,何清看了眼喻文州,选择了沉默。

  “没事,你们好好的就好。”喻文州长出口气,站起身道,“我箱子里有吃的,你们拿点吃吧,我出去透透气。”

  说完,不等其他人说话,他就径直从大门离开了。叶修在原地站了会儿,一声不响地迈步跟了出去。

  

——————

来吧,大不了被打死,拖稿的人无所畏惧。

评论(2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