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11H/叶喻】虚拟偶像

 @叶喻24H企划进行时 

字数:16692


 

1.

  第一个拥有独立人格的智能机器人诞生于Glory科技公司,这个机器人是该公司推出的虚拟偶像计划的核心。作为致力于利用前端科技开发各种服务大众的产品的科技公司,这个虚拟偶像培养计划受到了极大的关注。在虚拟偶像实体化之前,Glory公司先行在网络上推出了集歌唱、舞蹈、表演等多功能于一身的偶像软件。结合VR设备,让使用该软件的用户可以亲身体会一把作曲、作词、编舞、编剧、导演的感觉。

  这一软件几乎将娱乐圈降到零门槛,随着第一代虚拟偶像的软件越来越完善、人气越来越高,娱乐圈内的艺人也逐渐感受到了人气下滑的危机。

  这一危机感在虚拟偶像实体化计划推出时达到了顶峰。

  【XX演艺公司痛斥Glory虚拟偶像计划:无稽之谈!】

  【某粉丝表示“虚拟偶像是完美偶像”】

  【某艺人:机器人绝不可能代替人类!】

  【某导演认为机器人或能展现极致的艺术】

  诸如此类的标题占满了各大媒体的版面,人们为了这个话题争论不休。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娱乐圈的艺人反应再激烈,也阻止不了Glory公司的虚拟偶像计划。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被公认为代表演艺圈最高水准的影帝叶修,竟接受了Glory科技杂志的相关采访。

  

  记者:叶神你好,今天能采访到叶神真是非常荣幸啊。

  叶修:嗯,确实。

  记者:哈哈哈,叶神果然名不虚传。不知道叶神是否听说过最近非常火热的话题——虚拟偶像计划?

  叶修:嗯,接受这个采访前特地去了解了一下。

  记者:呃……哈哈哈,叶神真风趣。很多人认为虚拟偶像计划是非常荒谬的,大批的粉丝去喜欢一个机器人简直不可理喻。关于这一点,不知道叶神是怎么想的?

  叶修:粉丝追星,是因为明星满足他们的某些需求。比如“这个明星长得合我胃口”“那个明星的性格是我理想中的样子”。而这些理由,如果一个机器人可以满足的话,粉丝去喜欢机器人也没有什么不可理喻的。

  记者:所以叶神认为,自己的粉丝喜欢上这个机器人也可以理解是吗?

  叶修:那怎么可能?我的粉丝爱的都是我的才华,他们不会移情别恋的。

  (场面静止了三秒)

  记者:哈哈哈哈叶神真是非常自信啊,确实叶神在表演艺术上的造诣可谓登峰造极。除了几个经典角色出神入化的演绎之外,叶神也担任导演拍过好几部叫好又叫座的电影。现代表演系的教材上满是叶神的例子,不愧是被称为演艺圈教科书的男人。

  叶修:嗯。

  记者:咳,那么,叶神对于虚拟偶像本身是怎么看的呢?

  叶修:一个智能机器人。

  (场面静止了五秒)

  记者:没了?

  叶修:还要什么?那就……一个功能很多、能满足很多粉丝的心理需求的智能机器人。

  记者:呃,所以在叶神看来,虚拟偶像只是一个机器人吗?

  叶修:难道不是吗?

  记者:是……但是他的意义和普通机器人不一样吧?叶神觉得,他身上没有任何艺术性吗?

  叶修:艺术性?(笑)你是说机器人有艺术细胞?

  记者:这个……他将会是有独立人格的机器人,会思考会学习。

  叶修:艺术永远是属于人的。据我所知,目前市面上的虚拟偶像软件,只是提供了一个可由用户操作的木偶而已。他唱的歌、跳的舞、演的戏,实际上全都是由人在指导。如果有人喜欢这首歌、这支舞、这场戏,他喜欢的是站在幕后的那个人的才华,而绝不是这个机器人。粉丝追星的理由很多,很多人会喜欢上这个机器人也是正常的事。但是他本身是没有艺术价值的,不会有人以“我喜欢他的才华”为由喜欢这个机器人。

  记者:呃……但是某导演曾经说过“机器人或能展现极致的艺术”。

  叶修:那个导演还说过“全演艺圈除了叶修没有一个会演戏的”。他大概是认为,可以完全由他来指挥的机器人,才能真正表达出他想表达的东西。

  ……

  

  这篇采访一出,顿时在娱乐圈引起轩然大波。再没有艺人敢说虚拟偶像的不是,因为如果他们这么说,就会被黑子和媒体说成“因为没有才华而害怕被虚拟偶像取代”。粉丝们表达对自家偶像的喜爱时,也以“我爱我家XX的才华”为表忠心的标准句式。

  Glory公司也是非常大胆,这篇采访完全没有修改和掩饰,直接刊上了Glory科技杂志新刊的头篇。封面和采访的末尾都印着一行大字:想充分展现你的艺术才能吗?选择虚拟偶像软件,让全世界看到你的才华!

  新刊登出的那天,苏沐橙抱着杂志倒在叶修家的沙发上狂笑。

  “他们太牛了,竟然能这样打广告。”苏沐橙笑得喘不上气。

  “哦?我还以为这篇采访不会刊登的。”叶修走到沙发边上,翻了翻苏沐橙手里的杂志。

  “他们哪敢对你玩什么花招啊,你可是叶修呢。”苏沐橙冲他眨眨眼,“大影帝,你真一点也不担心娱乐圈会变成什么样子吗?”

  “优胜劣汰,娱乐圈从来都是这个样子。”叶修淡淡地说,“自助导航出租车的出现让成千上万的司机下了岗,我们应该庆幸自己拥有的是机器人无法取代的东西。不过是有更多的人来和我们比才华而已,你会怕?”

  苏沐橙笑嘻嘻地说:“你不怕,我怕死啦。幸好第一个推出的虚拟偶像是男性,我还能靠我的脸再吃几年青春饭。”

  “哦?”叶修有些意外,“是男性吗?我以为Glory公司会选择女性。”

  “嗯,软件的话出了十几个人了,男女都有。不过第一个准备实体化的是男性,因为人气最高。”苏沐橙把杂志翻到下一页,“哇,这描述词写得……还真够卖力的。喏,你看,就是他。”

  叶修配合地看过去,只见那一页印着一张照片,上面是可以用“温润如玉”来形容的西装男子,坐在皮质沙发上对着镜头微笑。然而照片旁边毁气氛地印着一串大字“温柔体贴还有点小腹黑,迷人的微笑如春风拂面,粉丝心中的模范男友,谦谦公子喻文州”。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评价道:“果然是技术宅公司出的杂志。”

  苏沐橙再次毫无形象地哈哈大笑。

  

2.

  “你好,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你好,我听得到。”

  “我是C3号测试员,负责你的最后一场测试。这场测试主要以对话的方式进行,希望你能配合我的指令。”

  “好的。”

  “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是喻文州,Glory公司推出的虚拟偶像,一个拥有独立人格的智能机器人。”

  “我们给你输入了娱乐圈迄今为止所有的作品,希望你能以你的人格进行学习和判断,从而培养出你自己的审美观。”

  “我非常感谢这个决定。”

  “那么现在我们选了几部刚刚发布的、还未存入你数据库内的新作品,希望你对它们进行评判。”

  “好的,我会尽力而为。”

  

  “嘿,C3。”T9凑到了坐在自己办公桌前的C3身边,“听说喻文州的最后一场测试是你负责的?”

  “是的。”C3回答。

  “艺术审美观……”T9啧啧道,“公司领导明显是被叶修给刺激的。”

  “但不可否认叶修说的是事实。”C3说。

  “测试结果出来了吗?”T9问。

  “嗯,出来了,有些出人意料。”C3回答。

  “哦?怎么个出人意料法?”T9立刻来了兴致。

  “喻文州更偏爱抒情歌,这个不奇怪,但比起要求唱功和高难度技巧的歌,他更喜欢歌词有魅力的。”C3说,“他对语言文字的理解力高于我们的想象,我们推测最后给他灌输的大量艺术作品起到了一定作用。”

  “有意思,这也算意外惊喜吧。”T9说,“还有呢?”

  “对于影视作品,这个就更惊人了。”C3继续说,“他偏爱主人公性格极度复杂的作品。你知道我们给他评判的作品,是近期网上用虚拟偶像们做的剧中最受好评的一部分。而喻文州最喜欢的,是叶修导演的《十八重人格》的改编剧《第九层地狱》。”

  “他知道那是改编剧吧?”T9说,“《十八重人格》也在他的数据库内。”

  C3摇了摇头:“那些作品中的改编剧不止这一部。你看,这是供他选择的作品名单。这里还有林敬言主演的《市井》的改编剧《人》,也是拿过各类大奖的。”

  “会不会跟他‘腹黑’的设定有关?”T9猜测。

  “这个还在分析中。”C3回答,“不过,我们对喻文州越来越有信心了。他的艺术审美观与我们预计的有很大出入,说明这不是我们给他定下的框架。你知道,领导现在迫切地希望他能以‘才华’来吸引粉丝。”

  T9忍不住笑了起来:“领导真是被叶修气得够呛。”

  

3.

  喻文州即将正式出道。

  公司在明天为他办了一场盛大的演唱会,请了网上最受欢迎的几位编舞师、作曲家和作词家。

  所有人都在为他的演唱会拼了命地忙碌着,只有他坐在自己的公寓里,无所事事。

  演唱会前他必须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将人们做好的模板导入自己的数据库。他不用练习,也不用彩排,他是能把那些人的意图百分之百表现出来的机器人。

  公司的领导为了让他更像一个人,允许他在非工作时间自由安排自己的行程。但是他的学习能力只被允许用在艺术方面,其他任何领域的学习都被禁止了。所以他会做的事都是公司给他搭建过的程序,除此之外他什么也不会。

  独立人格意味着有自己的思考能力和意愿,但他无法违背禁令。喻文州在公司发给他的公寓里枯坐了半天,然后决定出门。

  我想做点事情,而不是枯坐着,那太无趣了。

  喻文州用自己的逻辑分析着。

  既然在家里没事做,就出门好了。不过我是个大明星,即使还没以实体与公众见面,但粉丝都认得我的样子。我必须做好乔装打扮。

  喻文州打开衣柜,然后很苦恼地发现,公司只给他准备了公式服,连演出服都在公司里,他什么都没得换。

  有需求的话可以向公司提出。喻文州想。

  然后他发出了“请求日常服”的信息。

  

  实时监测员诧异于他的请求,但是很快就批准了。半个小时后,配送机器人将大批的箱子送到了他的家里。

  喻文州试着和他的同类打了个招呼:“你好?”

  “你好,亲。”他的同类非常客气地回答,“有什么问题吗?”

  “哦,不,没什么,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喻文州回答。

  “好的亲,你想聊什么呢亲?”他的同类问。

  “这是个好问题。”喻文州说,“你让我想一想。”

  “哦,不如来聊聊我们店里的新款牛仔吧。”他的同类说着,立刻将一条牛仔裤全息投影在空中,“亲,你看,这是我们首席设计师的设计,看这裤头的设计,这裤线,这裤脚,这褶皱,多完美。现在买还送一条皮带哦!”

  喻文州打断了企图将皮带也投影出来的他的同类,然后礼貌地让它离开了。

  

  喻文州花了一个小时将几箱衣服整理分类好放入衣柜,然后拿出鸭舌帽、黑色大口罩、格纹衬衫、米色休闲裤和浅蓝色帆布鞋。换好一身衣服,喻文州离开了公寓。

  去哪里呢?

  喻文州在计算机中调出了全市的地图,定位了自己的位置,然后查看附近的设施。

  音像店?但是他数据库里有目前所有娱乐圈里的作品,完全没必要去音像店购买。

  喻文州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他在思考的时候已经打开那个音像店的具体信息,这会儿正想关闭,就发现信息里有一串加黑加粗的大字:叶修全身海报限量贩售中。

  啊,叶修。

  喻文州按照自己的情感模拟系统的反馈,做了一个眼前一亮的表情。

  C3测试员的测试里没有问到“你现在有最喜欢的艺人吗”这个问题,否则喻文州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他“叶修”这个名字。

  不对,根据网上的信息,喜欢他的人都尊称他为叶神。

  喻文州的数据库里储存了海量的艺术作品,但让他的情感模拟系统推算出极强烈的“震撼”“感触”“喜爱”“意犹未尽”等等情绪的,每一个都与叶修相关。或许是他主演的,或许是他导演的。他的魅力就像汪洋中的珍珠,在喻文州的数据库里璀璨地发着光。

  粉丝的行为模式,公司当然给了喻文州模板。毕竟他是要成为偶像的人,怎么能不知道自己的粉丝会做什么?

  喻文州选择了“合理的死忠粉模式”,然后依照推算结果兴致冲冲地往音像店赶去。

  

  叶修的海报放在店里最显眼的地方,但喻文州没能看到。因为那个店已经被人群挤满了,以店门口为圆心半径十米全是人。

  人多的地方是很危险的,尤其是这样拥堵的情况,很可能把他的口罩和帽子挤掉。

  公司有要求他必须尽量避免在并非公司安排的情况下于公众面前露面。喻文州远远地站在对街望着那间音像店,情感模拟系统将难过的程度飚上了5级。

  监测员立刻来了消息:“喻文州?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如此不开心?”

  喻文州回答:“我想要叶修的限量全身海报,但是我抢不到。”

  监测员:“……”

  监测员觉得领导要是知道这件事,应该会气得昏过去。

  “你喜欢叶修吗?”监测员问。

  “嗯。”喻文州应道,“但是我抢不到他的限量海报。”

  监测员:“……”

  监测员:“你很想要吗?”

  “很想要。”喻文州说,“但是抢不到。”

  “……”监测员沉默了一会儿,“需要我帮你上报申请吗?”

  “不用了。”喻文州回道,“领导会不高兴的。”

  监测员:“……”

  他倒是很懂。

  “偷偷追星好辛苦。”喻文州说,“你不要说出去,拜托了。”

  监测员:“……”

  

  与监测员断了线,喻文州又站在原地望了音像店好一会儿。

  他情感系统中的分级,最高程度是10级。10级是等同绝望的极度悲痛,匹配事项类同“与所爱阴阳相隔”。痛苦的持续时间极长,虽然会随时间减弱,但这种悲伤大约会伴随他的一生。1级是轻度烦躁,匹配事项类同“失手打碎杯子”,持续时间大概不到一分钟。不过作为机器人,喻文州是不会“失手”的。5级的程度,这个难过会持续一个月左右,还有一定概率在将来提及此事时感到一定程度的难过。

  情感系统行为推算,他需要做些事情来缓解自己的情绪。

  但是喻文州发现,他的人格系统中对5级难过的行动设定是“忍耐”。

  冲突了,为什么?

  他想做点什么来缓解自己的难过,但是他什么都不能做。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一瞬间计算机的运算飚上了临界值,在那一刻吸空了他所有的能量。喻文州一个趔趄往后倒去。监测员的信号拼命轰炸他的信息输入端,但是他正在急速运转的内核无法对指令做出反应,堆积的指令在他眼前形成了一片红色的警告窗口。

  “啊呀!怎么突然倒了?!”

  

  喻文州回过神来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没有倒在地上,而是被一个人扶住了。警告窗口全部消失了,情感系统的难过完全清空,截然相反的是他的开心程度突然飚上了7级。如果要形容的话,那大概是“开心到要爆炸”。

  ——那个声音。

  他是机器人,他是不可能认错的。扶住他的这个人是……

  “叶神?”

  喻文州眨眨眼,轻声唤道。

  

  听到装扮和自己一样怪异的人交出自己的名字,叶修第一时间想的是“糟糕”。

  今天苏沐橙说想逛街,他只好陪着她全副武装出来逛。两个戴着口罩和帽子挡住大半张脸的人一起逛街,别提有多怪异了。他们很快就被粉丝认了出来,在被围堵前各自分头逃窜。

  叶修是负责引开粉丝的那个人,这会儿好不容易摆脱了一批,迎头就一个人倒在他身上。

  再一次被认出来的那一刻,叶修深感绝望。他的声音都压成这样了,还能认出来,绝对是狂热粉。

  算了,救人要紧。

  “我不是叶修。你是不是不舒服?发病了?身上有药吗?”叶修飞快地问着,同时小心翼翼地将人平放在地上,“我给你叫急救。”

  喻文州:“我没事。”

  “你没事突然倒我身上?”叶修反问,“这种时候不要逞强,命要紧。”

  “我真没事。”喻文州说,“我听到你的声音,就没事了。”

  叶修:“………………”

  “真的。”喻文州说,“我现在好开心,感觉自己要飞起来的那种开心。”

  “停停停。”叶修忍不住扶额,“我说了我不是叶修,你真的没事?说实话。”

  “真的没事。”喻文州躺在地上,看着叶修眨了眨眼,“你戴的口罩和我一样,我觉得更开心了。你的帽子是哪家店买的?”

  “……”叶修盯着他看了几秒,“好吧,看来你是真的没事了。”

  “是啊,我没事。”喻文州说,“谢谢你,是你救了我。”

  “我什么也没做……”叶修叹了口气,“既然你没事就别躺着了,地上凉。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你给我签个名吧。”喻文州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我本来想来买你的海报的,但是没能抢到。遇到你真是太幸运了,拜托给我个签名吧。”

  叶修停了脚步:“行吧,你带笔了吗?”

  “没有。”喻文州答道,“拜托你等一下好吗?我马上就去买,非常快。”

  叶修想了想,突然脱下身上的外套,塞到喻文州手里,然后压了下帽子低下头道:“好,你快点。”

  喻文州没敢再耽搁,一扭头就往路边的便利店里跑。

  他知道叶修行色匆匆的原因了,答复完监测员的信息,他看到了网上大片的有关叶修的消息,还有许多清晰程度不一的偷拍照片,上面的人穿的正是他手上的这件外套。

  叶修被粉丝发现了,但是他在逃的时候还愿意停下来给我签名。

  是不是他听到我说抢不到海报,所以想安慰我一下?

  一定是这样的。

  喻文州翘着口罩下的嘴角。将偶像的行为往美好的方向推测并坚信这就是真相,他按照粉丝模式思考,于是情感模拟系统又给他添了一分欢喜。

  追星真好啊,喻文州想。

  

4.

  和叶修坐在同一辆自助出租车的后座上,喻文州还有短暂的不知所措,但是他很快就镇定下来,将手里的外套递给叶修:“你的衣服。”

  “嗯。”叶修接了过去,顺手把自己的口罩和帽子都摘了。

  啊,叶神好帅。

  喻文州很开心地想,也跟着把自己的武装摘了。

  “你……”叶修看着喻文州的脸,愣了好半天才说,“也是,看到你也打扮成这样,我就该猜到不正常。”

  喻文州弯起嘴角笑了一下。

  刚才去便利店买东西的喻文州,手里的外套不幸被店里的客人认出来。对方似乎认为他就是叶修,尖叫着喊着“叶神”就扑上来抓他。喻文州的反应速度比普通人要快,在其他人还左顾右盼问“在哪在哪”的时候,他马上窜出了便利店。

  于是站在路边等待的叶修,等到了带着一帮粉丝浩浩荡荡朝街上冲出来的喻文州。

  街上的行人被这阵势吓到了,在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后,一部分人也加入了追逐的队伍。更不幸的是,对街就是正在卖叶修限量海报的音像店,店里店外挤满了叶修的狂热粉。

  喻文州没往叶修的方向跑,他一出便利店就往相反方向冲过去。叶修愣愣地看着人群离他越来越远,而他在等喻文州时叫的自助出租车恰在此时停在了他的身边。

  

  “没想到你会来救我。”喻文州笑着说,“其实我可以甩掉他们的,正好他们看到我的口罩和手里的外套,以为我是你。”

  “抱歉,我没想到会这样。”叶修抬手摆了一下,叹了口气,“街上人来人往,我拿着外套在那等实在不安全,所以才塞给你。”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喻文州摆摆手,“谢谢你愿意冒着风险等我,也谢谢你来救我。我本来以为拿不到签名了。”

  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刚买的笔,递到叶修面前:“给我签名吧!”

  “……”叶修接过笔,挑着眉问道,“你也会追星吗?”

  “嗯,我喜欢你。”喻文州回答,“公司给我看了娱乐圈里的很多作品,非常多。然后我就喜欢上你了。”

  “你们公司内部知道吗?”叶修好奇地问。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迟早会知道吧。”喻文州回答,“我对他们没有隐瞒的权限,只要他们问,我就必须得说。”

  “听起来有点惨。”叶修说,“签在哪?”

  “衣服上吧。”喻文州把自己身上的格纹衬衫的衣摆揪起来,“我是机器人,必须服从指令,对于指令我不会有‘惨’这样的情绪。这是程序设定,对待指令我不会有任何反抗和负面情绪。”

  “这也算有独立人格吗?”叶修在他衣服上签好名,把笔递还给他。

  “嗯,有人格。”喻文州说,“我会开心也会难过,会思考,有自我意愿。我现在就很开心。”

  “没有反抗情绪也算有独立人格吗?”叶修若有所思地说。

  “你在构思新剧本吗?”喻文州闻言眼前一亮。

  叶修笑出了声:“这才哪到哪,我只是在思考一个问题,又不是所有问题都能写成一部剧本。”

  “哦。”喻文州应了一声,有点怏,但很快他又兴奋起来,“叶神,我将来有机会演你的戏吗?”

  叶修饶有兴趣地看着他:“选择演员需要理由,我为什么要选择你?”

  “我可以完美诠释你的意图。”喻文州回答道,“我不会创作,不会表演,只会模仿和拼接。但是只要你告诉我怎么做,我能做到最好。”

  “那我为什么不自己演呢?”叶修反问。

  “你总不可能每个角色都自己演。”喻文州努力想说服叶修,“给我个机会吧,我会让你满意的。”

  叶修忍不住靠着车门笑了起来:“天哪,你太有趣了。我该赞叹一句现在的科学技术吗?你真的很像人类。”

  “谢谢你的赞美。”喻文州回应道,“所以我有机会吗?”

  “或许吧。”叶修笑眯眯眯地说,“至少我现在对你确实有了一点期待。”

  

5.

  “叶修,该吃饭了。”

  一条消息滑进全息虚拟世界里,叶修这才意识到时间不早了。他退出了软件,将头盔从头上摘下来,就看到苏沐橙盈盈笑着站在他面前。

  “你亲自下厨?”叶修有些惊喜地问。

  “想得美。”苏沐橙笑嘻嘻地答道,“我不过是想吃的菜有点多,一个人吃不完而已,便宜你啦。”

  叶修笑了笑,从椅子上站起身。

  “你在鼓弄什么呢?连吃饭都忘了?”苏沐橙和叶修一起往书房外走。

  “你记得我跟你说,昨天我遇到了喻文州。”叶修说,“我在研究他的软件。”

  “那个虚拟偶像?我记得你说他是你的死忠粉。”苏沐橙笑道,“说起来,今天是他的出道演唱会呢。”

  “哦,是吗?”叶修挑起眉,“几点?”

  “8点吧,吃完饭就差不多了。”苏沐橙看了看时间,“怎么?很少见你对演戏以外的事这么上心啊。”

  “嗯,对他有点兴趣。”叶修说,“毕竟他昨天也是给了我一个,合理的,选择他的理由。”

  

  喻文州再一次睁开眼睛,看到了他的测试员C2。

  “结束了吗?”喻文州问。

  “嗯,以后遇到人格系统和情感系统的冲突,你会自行选择遵从人格系统的指令,系统也不会再对你发出警报了。”C2说,“这次你的系统差点就崩溃了,真是好险啊。”

  “是啊。”喻文州笑着说,“我的偶像的声音拯救了我,我真是太幸运了。”

  C2:“……”

  由于让喻文州的程序差点崩溃的这场事故,现在全公司所有人都知道喻文州是叶修粉丝。领导不知道吃了几瓶速效救心丸,祝他身体安康。

  喻文州从床上坐起来,熟练地拔掉贴满全身的电极,问道:“我没有权限查看刚才的测试内容,为什么?”

  “那是对你系统崩溃临界值的测试,采用的模拟场景都非常极端。如果你因为某个原因进行查看,我们担心会对你的系统造成伤害,并且你有可能会做出我们意料之外的事。”C2回答。

  “好的,我知道了。”喻文州点了点头。

  C2叹了口气:“本来以为你的演唱会前后我们这帮子技术人员可以清闲一点,没想到出了这个岔子。全部门的人熬夜加班拼死拼活终于把你的程序在一天之内调试好,我也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真是非常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喻文州说。

  “别这么说,这是我们的疏漏。我只是感慨一下,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C2对他笑了笑,“你是全世界第一个拥有独立人格的智能机器人,在你之前没有人知道人格系统会和情感系统产生冲突。你是我们的骄傲,自信一点。”

  “我会的,谢谢你。”喻文州诚恳地回应道。

  “嗯,那么,晚上的演唱会加油。”

  C2抬手在喻文州的肩上轻轻捶了一下,转身离开了。喻文州在原地确认了下一条指令,往偶像部门赶去。

  这个部门是在喻文州实体化前后建立起来的新团队,核心工作是规划和安排喻文州在娱乐圈里的发展。可以说,喻文州的工作,是由他们全权包办的。现在,喻文州就要去和部门里的专人接头,然后被送往演唱会现场。

  坐在专车上,喻文州突然觉得紧张。

  有什么好紧张的呢?他又不可能会失误。

  不过情感系统是不讲道理的,系统说他该紧张,那他就紧张吧。

  

  苏沐橙关了客厅的灯,然后打开了360°电视现场全息投影。

  于是客厅立刻被潮水般的欢呼尖叫声淹没了。

  “音量,音量!”叶修喊道。

  “遥控器在你那里!”苏沐橙喊着回应他。

  叶修在抱枕底下翻出了遥控器,把音量一口气按下好几格,这才松了口气。

  “出场了出场了!”苏沐橙窜到他身边坐好,“哇,不愧是机器人,真是完美的样貌啊。”

  “你不是早见过他的样子?”叶修问。

  “没见过真人呀。”苏沐橙说,“真人更帅了。”

  叶修摸了摸鼻子,没再说话。

  全息投影的舞台上,黑暗中唯一一道光柱打在身着白色礼服的男人身上。他闭着眼微微歪着头,像在侧耳倾听着什么。于是现场的粉丝们高声喊着他的名字,一遍一遍。喻文州弯起嘴角轻轻笑起来,然后他开口唱起了歌。

  

  “真的和活人好像。”苏沐橙说。

  “或许专业歌手能听出来不和谐的地方吧。”叶修说,“对我们这种人来说,这个水平已经很够看了。”

  “如果他来演戏,你能发现不和谐的地方吗?”苏沐橙问。

  “不知道。”叶修想了想,“哦,如果说是现在已有的用虚拟偶像拍成的剧,在我看来每个都不和谐。”

  “不能用你的标准来要求非专业人士啊。”苏沐橙说。

  “嗯,我知道,所以我才打算自己拍一段看看效果。”叶修说,“他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我很好奇。”

  

  说话间又换了一身演出服的喻文州重新登台,他站在舞台上,沉吟了一会儿,然后拿着麦克风说:“现在这个时间,是安排我自由地跟大家说两句话。”

  “哦?还有这个环节?”苏沐橙来了兴致,“是不是想让大家见识一下‘有独立人格的机器人’是什么样子?”

  “我现在有点紧张。”喻文州笑着说,“嗯?看不出来吗?当然不能让你们看出来了,我可是偶像呢。”

  “会紧张是因为,他们事先没有告诉我有这个环节。”喻文州摇摇头无奈地说,“我完全没有准备啊,他们肯定是故意的,是不是好过分?”

  “那我要和你们说什么呢?”喻文州眨了眨眼,挂在现场的四面大屏幕同时将镜头切到了他的面部特写,他那双好看的眼睛映着全场荧光棒的光辉,像是在他的眼眸中藏了整片星空。

  “大家好,我是喻文州。”喻文州向着粉丝们高高抬起一只手,“因为你们的爱,我才可以站在这里,才可以拥有自己的人格,才可以从虚拟走向现实。谢谢你们,我非常感激,这场演唱会是公司送给我的,也是我送给你们的。我会一直一直陪伴着你们,直到末日降临的那一天。”

  在排山倒海的尖叫声中,喻文州向着舞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

  

6.

  喻文州从叶修手中接过移动数据端,觉得有些紧张。

  如果他是人类的话,大概可以用“听到了自己的心脏怦怦跳的声音”来形容他的心情。但是他是机器人,如果他听到自己体内的机械运转声,那说明他是哪里出故障了。

  所以他只能用“有些紧张”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距离上一次和叶修的初次见面,已经过去了有半个多月了。喻文州本以为下一次见面的机会,还要他努力很久才能争取到。没想到竟然是叶修先一步找上门来。

  是啊,上门了。

  他的偶像到他家里来了!

  

  喻文州将移动数据端插进自己随身携带的无线信息传送器,把模板导入自己的计算机。他侧头对叶修问道:“这个是你自己排的吗?”

  叶修点了下头,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严肃,大概因为涉及到了演戏。

  “编排模式有一种方式是自己表演,再让软件100%模仿,并以此为基础进行调整。”叶修说,“我用的就是这种方式。”

  “所以,这相当于是你的表演录像?”喻文州说。

  “嗯。”叶修点了下头,“我看了软件模拟的效果,但我还是想,看看你演起来是什么样子。”

  “也就是说,”喻文州眨眨眼,慢慢地笑起来,“这是导演找演员试戏对吧?如果我过了,我就能参加你的剧组对不对?”

  “对。”叶修直视着喻文州的眼睛,异常认真地说,“所以,你一定要做到最好。”

  “我会的。”喻文州握着移动数据端,肯定地回答。

  

7.

  “‘谈话知人心’。哈罗大家好,欢迎收看《你知道吗》,我是主持人江波涛。”江波涛对着镜头挥了挥手,“今天我们节目组请到了两位嘉宾。这两位嘉宾都非常特别,大家一定想不到。就让我们来看看他们是谁吧!”

  背景屏幕放起了节目组事先做好的短片。喻文州知道,先前镜头只拍了主持人江波涛,现在屏幕也已经切到了短片上,他还没有在屏幕上露脸。于是他悄悄地往坐在他身边的人瞟了一眼。

  他身边的男人用搭在扶手上的右手支着下巴,背靠着沙发。比起喻文州端正的坐姿,他的姿势真是十分懒散,但他却毫不在意。

  “看完短片大家应该都明白了。是的,我们请到的影帝叶修和演艺圈当红艺人喻文州!”

  在江波涛的串词的引导下,镜头移到了他们两个人身上。喻文州对镜头露出他惯用的微笑,而叶修却还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样子,半死不活地点了下头,就当是跟观众打过招呼了。

  “在开始我们的谈话前,我有件事非常好奇,必须要先问一下我们的叶影帝啊。”江波涛说,“这次应该是叶神第一次参加综艺类节目吧?是什么原因让你接受我们节目的邀请呢?”

  “因为同期的嘉宾是喻文州。”叶修非常坦诚地回答,“对于他,我有些话想说。”

  “哦?竟然是为了我们的另一位嘉宾吗!”江波涛十分惊讶,“您说的‘有些话想说’,是想对喻文州发表看法,还是有话想对文州说呢?”

  “都有。”叶修说,“这个具体在节目中再说吧。”

  “好的好的。”江波涛连声回应,“那么文州,听到叶神说是为自己而来的,有没有什么想法?”

  喻文州笑了一下:“诚惶诚恐。”

  

  “听说二位私下里是认识的,真的是这样吗?”江波涛问。

  “嗯……算是吧。”喻文州回答,“我们见过两面。上一次见面是在一个星期前。”

  “哦?当时是什么情况?”江波涛顺势追问。

  “叶神来找我试戏。”喻文州笑着说,“不过,我没通过,非常遗憾。”

  “没通过吗?”江波涛瞪着眼,做出了十分震惊的表情,“为什么呢?如果是文州的话,应该能完美达到导演的要求呀?”

  “这个……”喻文州垂下眼,“我不知道。”

  半场节目下来,除了必要的回答几乎没有多半句话的叶修,在此时突然开了口:“关于这件事……”

  江波涛立刻转移目标:“叶神可以为我们说明一下吗?”

  “我去找他试戏,是因为他曾对我说,他能完美诠释我的意图。”叶修慢慢地说,“我一开始也觉得,这样很好。但是当我真的开始操作他的软件编排模板的时候,我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

  “一部作品,艺术价值是多方面的综合。”叶修道,“导演是把握作品整体的核心人物,但还有很多其他部分,共同构成了这部作品。在此之前我没有面对过这样的选择,所以我没想到这个冲突——机器是死的,而艺术是活的。”

  喻文州一直静静地听着,当叶修说到这一句时,他悄无声息地攥紧了自己的手臂。

  “真人的演绎,是我追求的艺术中的一部分。”叶修继续道,“因为这个演绎是活的,是包含了演员本身内在的东西——可以简单理解为他们的演技。这个东西是活的,而且每一个人都不一样,每个演员都独自拥有自己的这一份财富,因为这份财富套到任何其他人身上都无法保留其价值。”

  “机器人是不会创新的,他只有复制和模仿的能力。”叶修将视线从镜头上移开,看向了喻文州,“这是我的回答。很抱歉,喻文州,你没有我需要的东西,我不能用你。”

  啊,啊啊,原来是这样。

  喻文州笑着点了头,说:“我了解了,谢谢叶神。”

  原来我根本不可能当一个演员。

  原来我引以为傲的能力,对于演戏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原来我与他的距离有这么远。

  真荒诞啊,喻文州,你诞生的意义是什么呢?

  

  节目录制结束后,喻文州独自在后台坐了很久。

  因为之后没有其他的工作安排,所以也没有人来管他想呆在哪里。偶尔进出的工作人员看到他,也都体谅地放轻了手脚,拿完东西又飞快地离开,给他留出独处的空间。

  喻文州觉得自己能在这里坐到天荒地老,直到叶修推开门,闯进了他面前的镜子里。

  “找了你好久。”叶修说,“他们说你在这里,还好你还没走。”

  喻文州站起身,温和地微笑:“叶神找我还有事?”

  “嗯,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叶修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烟盒来,“介意我抽根烟吗?”

  喻文州轻轻皱了下眉,但很快又不着痕迹地松开,他说:“不介意。”

  不知道叶修是不是看到了喻文州那一瞬的表情,他没有打开,就又把烟盒塞回去了。

  “我以为你想说的话,在节目上都已经说完了。”喻文州走到他面前,“还有什么需要问的吗?”

  叶修把背靠在墙上,骨节分明的手搭在自己微微屈起的腿上,立刻又是一副懒散的模样。他修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敲了敲裤袋里的烟盒,说:“你和软件,还是有不一样的吧。”

  “嗯。”喻文州点了头,“虚拟偶像实体化最大的卖点,不就是有独立人格吗?”

  “不仅是这个。”叶修道,“比起软件,你还有对情景的即时反应能力。为什么你不能把戏里的场景进行代入模拟,从而做出相应的反应?”

  “对情景的即时反应,其实就是人格系统中的一部分啊。”喻文州笑了笑,“我脑中所想的、实际所做的,都是在人格系统里一套完整的逻辑判断程序中产生的。没有这套系统,我就是一个提线木偶,不会有自主行为。”

  “就像软件那样?”

  “是的。”喻文州说,“而演戏,要求的是按剧本进行表演。我不是我,而是我所扮演的角色。那么我的行为,就应当是这个角色的人格对相应情景的反应。人格系统的建立是非常困难、长期、繁琐的工作,我不可能做到用角色的人格进行判断和反应。”

  “也就是说,如果你不用演其他人,只要演你自己的话……”叶修若有所思道,“任何场景,你都可以模拟,对吗?”

  “嗯,是的,可以这么说。”喻文州回答。

  “好,我知道了。”叶修直起身,语调里显出一点轻松的样子,“那么,再见吧,喻文州。”

  看着叶修往门外走,喻文州忽然喊道:“叶神!”

  叶修回过头来看他,喻文州迟疑了一下,最终只是摇了摇头道:“不,没什么,谢谢你。”

  

8.

  在网络上用虚拟偶像的软件拍戏并发布出来的人并没有减少。对于他们而言,虚拟偶像有没有演技一点也不重要。他们需要的本来就只是提线木偶而已。

  好在至少他还能唱歌。

  喻文州的人气在他实体化之后越发如日中天。他拥有太多作为偶像的优势了。他永远不会老,他将永远维持着诞生时最迷人的样子。再加上他的性格是如此的温柔,足够满足他所有粉丝的浪漫幻想。

  他是为了成为偶像而诞生的,他是最完美的。

  喻文州偶尔也会接到一些剧本,一些三流剧组直接被他的团队拒绝了,留下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偶像剧。他的角色也毫无疑问地千篇一律,片面化到连喻文州的人格系统都比不上。

  那也没办法,别的角色是不会来找他的。而且,他的粉丝们也喜欢看这样的剧。

  他们开心就好啦。

  或许喻文州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至于叶修。

  那次访谈节目之后喻文州再没有和叶修见过面了。

  那件签着叶修名字的格纹衬衫被喻文州用巨大的相框裱了起来,挂在他的卧室里。

  他收集了叶修拍过的所有电视剧和电影的碟片,即使他完全可以调取他数据库内的资料来看。空闲的时候他就打开家里的全屏电视机,然后一遍又一遍地看着那个他可望不可及的男人。

  喻文州绝对想不到叶修会再一次登门拜访。他的手上甚至一模一样地拿着一个移动数据端。

  

  “还是试戏吗?”喻文州问。

  “对。不过,这是剧本。”叶修说,“你不用演其他人,你只要演自己。”

  

9.

  叶修的新电影,主角之一是一个性情温和的智能机器人。

  他是人类精神研究院与科技公司合作的产物,被创造出来的目的是为了研究人类的精神状态、情感变化以及各种类型的精神病的主要成因。机器人每天的工作就是不停地模拟各种情景下的人类,在多方面复杂的刺激下走向崩溃,然后被清除数据,重新再来。

  一次又一次。

  有一天,他在研究院里遇到了一个小男孩。

  “哥哥,你长得真好看。你叫什么名字啊?”

  “啊,你好。我不是人类,我是属于这个研究院的机器人,编号LJ210。”

  “没有名字吗?我叫闵思,这样的名字你没有吗?”

  “没有,我没有。”

  “那我给你起一个好不好?你长得这么好看,叫你颜一棠好不好?”

  “诶?但是……”

  “我写给你看!谐音是仪表堂堂哦,我今天刚刚学的新成语,我是不是很厉害!”

  

  机器人想向男孩解释,他几乎每天都会被清除一次数据。第二天他就不会记得男孩给他起的这个名字。

  但是他看着男孩认真地在他手上一笔一划写字的样子,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走进封闭测试场之前,机器人第一次有了想要留下某些东西的渴望。

  人格系统拥有支配他身体的最高权限。他是个温和的机器人,他从来不会违背人类的指令。

  这是第一次,但不会是最后一次。

  男孩每天都会来,他热衷于给世界上的每一样东西起名字。机器人私自留藏着关于这个男孩的一切,包括他所起的每一个名字。

  男孩渐渐长大,而机器人也逐渐发现了这个男孩每天都出现在研究院的原因。

  

  首映会上,喻文州坐在叶修的身边。

  当结局的镜头定格在一座墓碑前的机器人身上,并逐渐拉远。全副武装的军队已经包围了整个墓场,而对于机器人来说,他唯一一个反抗的理由,已经消失了。

  他本来就不会反抗。他只是想守护一个人。

  喻文州听到了会场内许多人难以自抑的低泣声。而叶修留意到他的动静,悄悄倾身过来,给他递了张纸:“哭什么,又不是不知道剧情。”

  “你死了。”喻文州说。

  “别咒我呀。”叶修哭笑不得,“那是闵思。”

  “颜一棠竭尽一切努力,也没能把他救出来。”喻文州说,“每一个人,总有一天都会离我而去。”

  叶修没有说话。

  喻文州反手抓住叶修为了递纸而伸过来的手,攥得紧紧的。

  “注定会发生的事,没有为之忧虑的必要。”叶修说,“我觉得你比较需要担心的是,精神研究协会的精神学家们看完这部电影,会不会绑架你去做研究。”

  喻文州“噗”地一声笑了起来。

  “嗯,这就对了。”叶修用另一只手把喻文州脸上的泪水都擦掉,“还是笑着比较适合你。”

  电影的片尾曲放完了,喻文州松了手,叶修立刻在自己的椅子坐好。全场的灯光在热烈的掌声中亮起,他俩和其他剧组成员一同起身,微笑着向观众致意。

  

10.

  首映会后,剧组一行人又决定去KTV庆祝。

  杀青宴时喻文州千杯不醉给大家留下太深的印象,这回没人敢给他灌酒。叶修向来滴酒不沾,他说不喝,也没人敢叫他喝。

  于是两个人窝在包厢的角落里,远离那一堆群魔乱舞的人。

  叶修突然说:“上回就想问了,你也可以进食?”

  “为了更像人类,当然是可以的。”喻文州回答,“我体内有专门处理食物的一系列机器,不过因为几乎无法从食物中获能,我进食不是补充能量,反而是负担。”

  “所以你喝不醉?”叶修问,“酒精也会被处理掉是吗?”

  “可以这么说吧。”喻文州道。

  “不厚道啊,文州。”叶修“啧啧”道,“上回你明明说,你是会喝醉的。所以大家才那么积极地想给你灌酒。”

  “我没说谎啊。”喻文州无辜地眨眨眼,“我可以喝醉的,你看。”

  说完,喻文州脸上突然泛起红晕,然后双臂一举,身子一歪,“啪”的一声挂在了叶修的脖子上。

  “诶!怎么说倒就倒啊?”叶修手忙脚乱地抱住人,才免得喻文州从沙发上掉下去。

  “叶神!”喻文州用醉酒的人特有的语调含糊不清地喊。

  “是是。”叶修哭笑不得,“合着你说的‘可以喝醉’,是指可以模拟喝醉的状态啊。”

  “叶修!”喻文州又喊,“叶——修——”

  “诶,诶,在呢,别喊了。”叶修揉了揉埋在他胸口的脑袋,顺滑的头发摸起来手感极好,叶修下意识地想起了大型犬蓬松的狗毛。

  喻文州拽着叶修的脖子,蹭到他耳边道:“谢、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谢我?”叶修反问。

  “你……救了我两次了。”喻文州说着,非常开心地笑了起来,“我喜欢你,真好。”

  “我怎么救你两次了?为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知道就好!”

  “好好好,你开心就好。”

  “叶修……”

  “嗯?”

  “喜欢你……”

  

  叶修觉得让喻文州“喝醉”真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平常端端正正明明白白的一个人,喝醉了跟个小孩子似的。而且怎么叫他停止模拟都没用,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KTV的曲目切到了喻文州的歌,大伙儿嚷嚷着来拉人让他上去唱。一看喻文州竟然醉了,而叶修还神色自若面色如常,一点也没有酒气上头的模样,顿时对叶修肃然起敬。

  “可以啊叶神,上回我们一伙人都没喝赢他一个,你今儿一个人就把他给放倒了!”

  叶修懒得解释,摆摆手让他们玩自个儿的去。没想到喻文州突然起身,喊道:“我要唱歌!”

  “好好好,唱歌。”叶修扶着头叹道。

  麦克风马上就递过来了。喻文州一手勾着叶修的脖子,一手拿着麦,跟着旋律发了半天呆,才道:“啊,我醉了不会唱歌。”

  喻文州数据库里的模板都是正儿八经的表演,这喝醉了该怎么唱歌,他还真不知道。

  “行了,真够麻烦的你。”叶修把麦克风从他手里抢过来,“别唱了,你再不解除模拟,我就直接把你送回去。”

  喻文州盯着他,说:“嗝。”

  叶修:“……”

  

  辞别了剧组,叶修架着喻文州往店外走。他没叫喻文州的助理,而是直接叫了自助出租车,准备直接把人送回他自己家里去。

  费了好大劲把喻文州塞进车里,叶修歇了口气,想道:至少不用担心他会吐在车上。

  直到叶修把人丢到床上,一直处于人事不知状态的喻文州,才猛然惊醒般睁开了双眼,又一把抱住了叶修的脖子。

  还好叶修反应快,双手及时一撑床垫,没直接被拽到喻文州身上。

  “你能放过我脖子吗?”叶修说。

  “哦。”喻文州看着他眨了眨眼,没松手,反而倾身上去咬住了叶修的嘴唇。

  叶修没动,喻文州便开心地用舌尖轻舔他的唇线。叶修突然抬手扣住了他的后脑勺,勾着他的舌头闯进了他的牙关。

  一吻结束时,叶修哑着嗓子说:“你果然是故意的。”

  喻文州给联络他的监测员发了个酒店专用“请勿打扰”的图样,对着叶修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性爱机器人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有了,但叶修确实没想到喻文州连这样的功能都有。

  “你们公司难道想让你去拍AV么?”叶修问。

  “只是为了更像人而已,谁知道拍戏的时候会遇到什么要求。”喻文州边解叶修衣扣边说,“哦还有,我的功能是两用的哦——拍GV也可以。”

  “哦?”叶修挑挑眉。

  喻文州亲了亲他的唇角,笑着说:“叶修,想上我吗?”

  叶修沉默了片刻,压下身时说道:“你们领导一定会想杀了我的。”

  “管他呢。”喻文州回答。

  

11.

  叶修和喻文州在荧幕上的完美合作,再一次掀起了娱乐圈的巨大风浪。

  电影下映后,叶修在一次采访中说:“这么说你们可能更好理解——喻文州从实体化开始,就一直在扮演一个角色,也是喻文州他自己。他演不了其他人,但是他能在任何剧情里把‘喻文州’这个人演到完美。只要导演和编剧使用恰当,他能给你带来惊喜。”

  

  喻文州接到的剧本越来越多。只要角色是在他本人的人格基础上,通过背景和经历的设定合理推导而出的性格,他都能完美地进行演绎。

  但同时,Glory科技公司对他剧本的筛选也越来越严格。

  “我知道你想演什么!”C2一脸严肃地对喻文州说,“越复杂的人物越好,对吧?但是复杂的人物是在特定的背景和经历下产生的,过于极端的设定很有可能会突破你的临界值,在模拟状态时造成你的系统崩溃。到时候你会做出什么,没有人知道。而我们为了让你恢复正常,会把你的数据进行清除——你也不想把现在这些事都忘了吧?”

  当然不想!

  不过……多少还是有些遗憾啊。

  

  叶修后来又搞出了一个策划。

  也不知道这个策划该属于电视剧策划呢,还是综艺节目策划呢?

  他召集了一帮演技精湛的演员们,给每个人一个身份和背景,然后在不同的情景下进行现场表演。

  没有剧本,完全即时反应,一群人在布景里飚戏。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当他们完全把自己当成那个角色的时候,这种未知并不令人觉得紧张,反而对此充满了期待。

  他们演得酣畅淋漓。

  喻文州也是其中之一。

  由于叶修和喻文州在连续放出的三个不同故事里,最后总是悲壮地死在一起,被冠上了“苦情鸳鸯”的称号,而他们两人的CP粉势力也逐渐壮大。

  至于私下里……

  

  To 叶修:我今天去你家玩行不?

  From 叶修:今天可能不方便。

  To 叶修:你干脆让喻文州住你家里好了。

  From 叶修:我也想啊,这不是他们公司不让嘛。

  To 叶修:……

  苏沐橙愤愤地按掉了短信界面,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发了会儿呆。

  算了……这也算好事吧。

  她打开电视,看到了Glory科技公司的领导在一群记者面前笑呵呵地说:“是的,是的。喻文州的成功让我们决定进行下一个虚拟偶像的实体化计划。这次我们决定实体化的是一位女性偶像,各位敬请期待。”

  这个世界,在科技发展的改变下,真是变得越来越神奇了。

  苏沐橙抱着膝盖歪着头,心想:尽管放马过来吧,我才不怕呢!

评论(43)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