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4.01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四部分为叶黄 。


第四章 是非


4.01

  黄少天持剑站在树下,被斩断的树枝落在他的脚边,压出一道雪痕。寒风呼啸,光秃秃的枝干发出脆硬的摇动声。

  一身黑袍几乎要溶于夜色的男人站在他五米开外,听到他的喝问却无动于衷,似有一派不将他放在眼里的傲慢。黄少天映着月色微光的眼底凝起杀意,脚一蹬地溅起零星雪沫。那柄利剑化成虚影,在空中划出一道寒光,疾速向黑袍人刺去。

  太过强烈的杀气仿佛有实质一般,裹着长剑以势不可当的架势划破空气。黄少天的剑快到肉眼无法捕捉形迹,只有剑尖的寒芒划出的轨迹一闪而过。黑袍人侧身躲避,黄少天立刻改直刺为横砍。

  他的剑刃与黑袍人的胸口不过几公分的空隙,以黄少天引以为傲的速度,没有人可以在这样的距离下避开他的攻击。但黑袍人却仍不慌不忙,在剑挨上黑袍前襟的前一刻,他忽然在黄少天的剑下消失了。

  瞬间移动?是法师?

  黄少天毫不犹豫压下剑尖,一瞬间在雪地上划出一道剑圈,激起的雪花飞上半空又被剑气推落,坠在几米外黑袍人的脚边。

  黄少天猛地抬起头,只见黑袍人此时与他的距离拉得比先前对峙时还要远。显然,黑袍人用瞬间移动并不是想趁机袭击黄少天,只是为了拉开距离躲开黄少天的攻势而已。

  “年轻人,不要这么着急啊。”黑袍人站在雪地上,依然没有要做什么动作的模样,对着黄少天悠悠地说,“你的问题,我都还没有回答呢。”

  黄少天撤剑立于身前,冷冷地说:“我问你话,你没有回答,自然是不想回答我。不回答问题,说明你无法说明自己的身份,目的不纯,可疑人物,当杀!”

  “你怎么这么冲动。”叶修皱起眉,看着这个看起来不过比少年略大一些的人加重了语气,“不分青红皂白就肆意动手,错杀误杀怎么办?”

  “蓝雨为重。”黄少天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叶修,毫不动摇地回答道,“我的使命就是守护蓝雨,任何可疑人物,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叶修叹了口气:“那你问完问题,总得给我时间回答吧?”

  “现在就给你机会了。”黄少天维持着备战姿势说,“说,你什么会在这里,老实回答,不许有半句假话!”

  “我不是擅闯进来的,我连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叶修想摊手表示无奈,但是看到黄少天全幅警戒的状态,便决定自己还是不要乱动刺激他比较好,“我刚刚和你们蓝雨之主喻文州见过面,他说要送我出去,说完我睁眼就在这鬼地方了。”

  黄少天闻言拧起眉,脸上显出苦思的神情来:“这不可能,喻文州怎么可能会放外人到这里……你是什么人!”

  “你先给我说说这是什么地方。”叶修说,“蓝雨禁地是怎么回事?他明明说要放我出去。你是守在这里的人……哦不,妖么?”

  “你等等。”黄少天抬手打断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通讯器,瞪着叶修说,“我问问喻文州,你最好就呆在那里别乱动,否则我的剑会在第一时间刺穿你的喉咙。”

  叶修做了个“请”的手势。

  

  黄少天给喻文州发去信号,等待接通的时候还不忘紧盯着叶修。通讯器的屏幕在黑夜里泛着蓝光,映得他的表情更加森冷。叶修揣着手看他,颇为遗憾地想:这般少年侨模样,当是活泼开朗些好。若是笑起来,定是如火如灼明媚阳光,又怎会如此冷硬刺人。

  这通讯器自然也是针对他们这些特殊群体做过改装的,依靠意念便可传递信息。那头喻文州接了通讯,黄少天用着意念不怕黑袍人听到,立刻叨叨起来:“喻文州,我是黄少天。刚刚回蓝雨的路上我在迷雾之境遇到一个外人,他说你放他进来的。怎么回事?真的是你放他进来的吗?他是谁啊?”

  “别急,少天。”喻文州用意念说话,依然是带着一点笑意温温和和的样子,“他确实是我放进去的,只是没想到你正好回来,你们没打起来吧?”

  “差点打起来。”黄少天回答,“他反应挺快的,身手估计不错,我还真想跟他打一架。”

  “那可不行,他是我的贵客。”喻文州敛了笑意说道,“他第一次到迷雾之境,恐怕不一定能找到出路。正好,目前蓝雨也没有什么任务适合你,你替我护送他离开蓝雨吧。”

  “什么?!我才不要!”黄少天急道。

  他的牢骚话还没来及说,喻文州就打断他说:“要是他同意和你过过招,我就不拦你了。你大可以路上想办法让他和你打一场,怎么样?”

  “……”

  黄少天把嘴里的话咽了回去,语气里还是带着一点不甘不愿地说:“那好吧,我送他到出口为止。”

  “好,少天办事我放心。”喻文州笑着说,“那么就这样,我还有事要忙,先断了。”

  “等——”黄少天刚喊出一个字,就听到通讯已切断的提示音。

  你倒是我告诉这家伙到底是谁啊!

  黄少天愤慨地放下通讯器,瞪向黑袍人。后者仍然站在原地,正百无聊赖地等他。见他收了通讯器,便开口道:“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嗯。”黄少天从鼻子哼出了一个回音。

  他憋着火把通讯器收回怀里,手中的长剑也跟着在转眼之间凭空消失。走到叶修身边,他口气极差地说:“喻文州让我送你出去。”

  “那就麻烦了。”叶修一点也不介意,仍是笑眯眯地回答。

评论(17)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