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4.03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四部分为叶黄 。


4.03

  这时天刚蒙蒙亮,街边的路灯还未熄,行道树上偶有几声鸟叫传出来。街道两边的商铺大多关着门,只有24小时经营的宾馆酒店还门扉大敞。

  叶修左手边就是一家四层的小酒店,他迈步径直往酒店的玻璃旋转门走去。

  昨天他为了取得数据折腾了一整天,除了在蓝雨地牢里盘腿坐着闭目养神之外,完全没有休息的机会。而今天的行动要等到晚上,白天的时间用来稍作调整再合适不过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走到酒店门前,就被身后的人一把拉住了。

  “等等等等!”黄少天叫道,“你不会打算就这样直接进去吧?”

  “有什么问题?”叶修回过头。

  “问题大了去了!”黄少天伸手扯了一把叶修头上的兜帽,连着将他的视线也拽下来,“你觉得,穿着一件看不见脸的黑色长袍,在普通人类中是很常见的一件事吗?!”

  “哦……”叶修被他这么一提醒,才想起自己身上这件蓝雨出品的魔法长袍。

  “说起来,你藏着脸干什么?”黄少天问,“普通人类没有谁会认得你的吧。”

  叶修微微点了下头:“本来就不是用来挡普通人的。”

  “那也不用挡着我吧?”黄少天摊手,“我们俩根本不认识,你藏不藏脸都一样。所以你趁现在还没什么人,赶紧把这外袍脱了,去酒店登记入住就不会有问题了。”

  “这可不好说。”叶修回答。

  “嗯?”黄少天闻言把叶修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你不是人类吗?总不可能是因为不会化形才把脸藏起来的吧。既然是人类,脱了外袍去酒店登记入住怎么可能出问题?”

  “不,我的意思是,”叶修语气平静地说,“我们可能不认识,但是说不定也有可能认识。所以我这件长袍,就是用来挡着你的。”

  

  黄少天推开房门,将门卡插进了门框边上的插槽中。

  宽敞的房间里随着他的动作点亮了每一处灯光。黄少天关上门,把所有灯的开关都关上,然后绕过足以躺下三个人的大床,一把拉开了落地窗前厚重的夹层窗帘。

  下一秒,他清晰地感觉到身后的空气被扰动扭曲的细微变化。当他转过身来时,穿着黑袍的男人已经坐在了床沿上。

  “下次别出现在我身后。”黄少天皱着眉说,“我怕我克制不住对危机感的本能应激反应,直接砍死你。”

  叶修没有对此作出回应,只是在铺着雪白床单、富有弹性的柔软床铺上颠了两下,感慨道:“这才像个住人的地方嘛。”

  “你说什么?”黄少天没听明白。

  “没什么。”叶修转过头,直视着黄少天认真地说,“谢谢你帮忙了。”

  黄少天从鼻子哼出一个得意的单音,双手抱胸站在床边侃侃而谈道:“算你懂礼貌,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刚刚前台小姐听到我说我要一个人住大床房的时候,看我的表情跟看傻子似的。”

  叶修再次自动过滤了句子中的某一部分,问道:“你为什么要一间大床房?”

  “不然呢?”黄少天挑眉,“我一个人住大床房就够奇怪了,难道我还要一个人住双床房吗?更何况双床房一定要两个人的证件登记的,你又没给我身份证。”

  “你要单人房就可以了。”叶修说,“我可以睡在地上,不影响的。”

  “……”黄少天冷着脸说,“这事你跟我说了吗?”

  “没有。”叶修老实回答。

  黄少天一把掀起床上的被子,一股脑丢到叶修身上,怒道:“所以这事我怎么会知道?!”

  “你不要总是这么容易生气,我话都还没说完。”

  叶修的声音从被子底下传出来,听起来闷闷的。大概是意识到这样说话不方便,那团被子张牙舞爪地折腾了一会儿,终于被叶修从自己身上给扯了下来。

  “我的意思是,我只是让你给自己开个房间,没有别的要求,你却很自然地考虑了我要睡在哪。”叶修说,“我想我可能猜错了,你比我想象的更有人情味一些。”

  说这番话的时候,黑袍人的声音沉静而无波澜。他静静地注视着黄少天,目光被掩在有些凌乱的兜帽的阴影里。黄少天却仿佛看到了那双眼睛里能看透人心的锐利。

  这应当算得上赞扬了,但黄少天的脸上反倒连一点得意的神情都看不到。他沉默了几秒,忽然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冷笑。

  “你知道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评头论足?”黄少天几步走到叶修面前,攥着拳头压制自己的怒火,“你们人类都喜欢这样吗?用自己的标准来强制规范其他种族,然后将不符合标准的全部消灭?我们共同存在于这个世界,凭什么要以你们的标准来衡量世事万物!”

  他的眼神很冷,但并非冰凌万丈的寒意彻骨,而是一种无心无情的冷漠。就像海面露出的一小块浮冰,掩藏着水面底下九倍大的致命冰山。

  叶修对他的反应感到了一些意外。因为比起先前对他做出“你喜欢杀人”判断的时候,黄少天此时明显更加愤怒。

  “抱歉,我无意冒犯。”叶修站起身,与黄少天面对面端端正正地说,“事实上,我很欣赏你。如果说好战嗜杀是你的本性,你却没有放纵自己,利用你出众的战斗能力滥杀,而是选择守护特定的某一样东西。”

  房间里一触即发的气氛,在叶修这番话后微有缓和。黄少天抿紧唇,别开了视线。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眉眼忽然都柔和了下来。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种族可以凌驾于其他事物之上,现在的和平共处是人族和妖族彼此互相理解和尊重才能够达到的。”叶修说着,不自觉地带上了一点笑意,“所以,请你相信,我没有以人类的标准来衡量你的意思。我只是认为,每一个活着的生物,都该有一颗鲜活炽热的心。我看到了你的心在跳动,因而我以此夸赞你,仅此而已。”

  黄少天沉默地站了一会儿,松开抱胸的双臂,垂到了身侧。他将脸转了回来,微微皱着眉瞅着叶修道:“你的观点……倒是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

  叶修淡定地回答:“我的荣幸。”

  在黑袍笼罩的阴影中,叶修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嘴角。这是多么熟悉的一句话,幸好他没有脱下黑袍,不然又是一堆解释不清的纠结。

  “对了。”稳定了和同行人的关系之后,叶修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刚刚是不是说了‘身份证’?”

  黄少天莫名其妙:“是啊,怎么了?”

  叶修:“那个‘身份证’……是什么东西?”

  黄少天:“……”

评论(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