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4.04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四部分为叶黄 。


4.04

  “这不可能。”黄少天在屋里来回踱着步,时不时朝黑袍人丢过去一个狐疑的眼神,“每个人类从出生开始就会拥有身份证这种东西,你怎么会没有?”

  “事实就是我没有。”叶修叹了口气,他已经坐回了床沿,手肘抵在膝盖上支着下巴百无聊赖地说,“据我所知,至少在三百年前没有这种东西。”

  “哦,你是在暗示我,你的年纪比‘身份证’这样东西的年纪还大吗?”黄少天耸耸肩,“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是这种情况,那些修行者自然也都补办了。你没有身份证这件事,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没有可能。”

  “你说这是人类的东西?”叶修没纠缠于黄少天的问题,反问道,“但你刚刚说,登记入住需要身份证,你也有身份证?”

  “废话,现在妖族的存在在人类社会中是机密。”黄少天撇撇嘴,流露出一点不甚愉悦的情绪,“我们要到人类社会里,就必须伪装成人类,所以有身份证这种事很奇怪吗?”

  “假证?”叶修挑眉。

  “什么假证!”黄少天愤怒地从怀里掏出一张卡片形状的证件,狠狠地递到叶修的眼前,“你看清楚了!这是三大妖帮和人族非处委合作推出的服务,正规机构发证!我的证件在人类社会里调查是确有其人的,不是假证!”

  叶修看向眼前的那张身份证。证件上的男人板着一张苦大仇深的脸,用一种要把摄影机瞪穿的气势死死地盯着镜头。

  “黄少天?”叶修把身份证上的名字念了出来,“你的名字?”

  黄少天“唰”的一下把证收回身前:“干嘛?我的身份证上有我的名字很奇怪吗?”

  “没啥,挺顺口的。”叶修随口答道,“你不要总是这么敏感嘛,我也不是每句话都要嘲讽别人一下才开心。”

  黄少天:“呵呵呵呵呵呵呵。”

  “但身份证证明的是人的身份,你又不是人。”叶修又把话题扯了回来。

  “你非要这么想的话,那确实假证。”黄少天摊手,“但这也不是我们想要的。人类社会的科技进步导致整个社会的信息化,需要的时候他们可以精确到个人。这对我们来说可算不上好事。”

  “不,我没有说假证不好的意思。”叶修非常诚恳地说,“我只是想问问,能帮我也办一张吗?”

  黄少天:“……………………”

  

  “你的证件很快就会……”黄少天挂了通讯器,正想把喻文州的话带给黑袍人,一转头却看到男人已经卷着被子闭着眼,躺在床上睡着了。

  不是吧……他这袍子是长在身上了吗?睡觉也不脱。

  黄少天想着,走到床头边上,俯视着黑袍兜帽里那团模糊不清的阴影。

  竟然就这么睡了,一点也不担心我趁机偷袭吗?

  黄少天伸出手,慢慢地朝着男人的脑袋探过去。

  按照妖族和人族间不成文的规定,妖族的伪身份证要去三大妖帮申请办理,人族修行者自然也该去人类的有关部门办理。除了最开始伪造身份办理证件之外,由于他们这批人和妖都有长生不死容颜不老的能力,因此不得不定期去更新证件上的信息,保证他们不会因为出生日期与看起来的模样差别太大而引起注意。

  这个黑袍人是人类,这点毫无疑问。妖族对生物的灵质十分敏感,很容易就可以进行种类判断,除非这个人对自己的灵质气息进行了掩盖。但是掩盖不是伪装,没有哪种生物可以将自己的灵质伪装成其他种族,所以既然黄少天可以分辨出黑袍人的灵质属于人类,那么他就一定是人类。

  这种判断能力,人族修行到一定程度也能办得到。

  既然他是人类,那么按理就该去非处委做登记。喻文州为什么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帮他的忙?如果在蓝雨办了证,他们和非处委的内部资料给这个人的登记就会是妖族。喻文州不可能没想到这一点,又为什么对这件事提也不提?

  黄少天从在迷雾之境见到这个黑袍人开始,就一直感到十分古怪。不仅是黑袍人始终不肯表露身份的行为,还有喻文州对他的态度,怎么都令人觉得可疑。

  ——你到底是什么人?

  黄少天的手触到了黑袍兜帽的边缘。这是蓝雨出品的魔法袍,他很熟悉。虽然因为他对咒术和魔法不算精通,没办法像喻文州那样一眼看破附在上面的法术。但若是帽子被摘下来了,上面的法术再复杂难破解也没有任何用处。

  优质布料与指尖碰触时,柔软舒适的触感传到了神经末梢,就像记忆在勾动思绪,以润物无声的方式不容抗拒地入侵。

  这个人在初见面时就说破了黄少天的性格原点。刻意掩藏的东西被看破,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觉得心情舒畅,黄少天也不例外。他缠着叶修打架的动机本来只不过是“碰见高手想切磋一番”,而后却迅速变成了“狠狠地揍他一顿让他知道厉害”。从这个角度而言,黄少天已经将这个人划进了自己的黑名单里。但事实上,他们现在的相处模式有些过分亲熟了。

  别说是看不顺眼的敌人了,就连陌生人都不像。互相呛声看似很不客气,但黄少天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太过熟悉,不管是说话方式、动作习惯还是思想。

  他不知道黑袍人是怎么想的,或许对方只是自来熟而已,只有他一个人在一厢情愿。更何况,他理应明白,曾经的那个人对黄少天而言有重要,现在就有多不可取代。

  黄少天碰着黑袍帽沿久久没有动作,而卷着被子的男人无知无觉地安睡着,看起来毫无戒备,一点也不像和一个今天才刚刚相识的陌生人共处一室的样子。

  黄少天钉在在床边站了好一会儿,终于指尖一动,却是将挨着帽沿的手指收回了掌心。

  想什么呢。

  黄少天笑了笑,摇着头转过身。

  那个人早就不在了。即使有人与他再像,也不可能是他。

  这世界上有亿万个人,千奇百怪的人生却往往走成同一副模样。但有些人从始至终与众不同、无可取代,从他离开的那一刻起,世上便多出一块无法填补的空白,以缺失的姿态宣告自己的存在感。

  黄少天总是对这份空白无可奈何,却又为这样的独一无二甘之如饴。

评论(9)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