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4.05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四部分为叶黄 。


4.05

  黄少天推门走进房间时,叶修正站在床边铺床,听到动静回过头来看他。

  “睡够了?”黄少天把手里的袋子放到了房间的小桌子上,“给你带了些吃的,要吗?”

  叶修把被子的最后一角压好,走到桌子边翻起了袋子:“你城里转过了?”

  “是啊。”黄少天把落地窗前的窗帘拉开。为了让屋里的环境更适合休息,他在离开房间之前特意把窗帘拉上了。现在窗帘再一次被拉开,窗外已经是光线昏暗的日暮时分,夕阳的余晖透过窗子洒进房间里,照亮了床上雪白整齐的被褥,却不显得刺眼。

  “嗯,有什么感想?”叶修边问边拿着特殊包装的三明治翻来覆去地看。

  “大概猜到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了。”黄少天将视线从窗外移到了屋里,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后说,“在中间有个口子,从那里撕。”

  “哦,”叶修依言扯开了包装,塞嘴里之前抬头看了黄少天一眼,“谢谢。”

  “这里的空气很浑浊,而且多有灵异现象发生。随便问一个路人都能听到一两件不同的事件,而报纸上甚至报道了几个大事件。”黄少天将一把椅子搬到桌子边,面对叶修坐了下来,“但是在我能看到的任务表里没有这个地方,怎么回事?”

  叶修没有直接回答黄少天,反而提起了另一个话题:“妖族和人类修行者的灵质对道法功法法力妖力非常敏感,越敏感的人天赋越好能力越强,但他们的灵质也越容易被邪化。”

  黄少天摆了下手:“这我知道,所以呢?”

  “空气混浊是因为这里的邪气很重。”叶修咬下最后一口三明治,嚼了两口咽了下去,而后将包装袋随手揉成一团,起身在屋子里找垃圾桶。

  “邪气?我没有感觉到邪气啊。”黄少天皱起眉。

  “如果让你感觉到,你现在就已经被邪化了。”叶修说,“这座城市风水不太好,聚邪,这座城市里的散灵因为长时间浸染其中,大批被污染,才导致灵异事件频发。”

  散灵与灵质相似,但又截然不同。灵质是生命体必须且核心的组成部分,也就是常人俗称的魂魄。对于他们这些修行者来说,灵质才是主导身体躯壳的关键,也是他们的力量来源。而散灵则是游荡于天地间的一种特殊的物质,没有思想,与生物无关,但可以被污染形成具有本能破坏性的恶灵。

  “你的意思是……”黄少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话时略有些迟疑,“因为担心派出人手来清理这里的话,有可能会导致派遣的人手反被邪化?”

  “就是这样。”叶修回到桌边拿出袋子里的盒装饮料,“怕了没?要是怕了,趁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开玩笑!你都不怕,我怎么可能会怕?”黄少天不以为然地耸耸肩,“但是他们不可能就这样放任不管啊,现在只是空气混浊,如果邪气继续聚集,变成谁碰谁完蛋的死地怎么办?”

  “这不是没有变成吗?”喝光了饮料的叶修吸了吸空盒子,发出“滋滋”的声响。他随手把空盒丢进垃圾桶里,回过头来继续道:“这里一直维持着现在这样的状态,没有变好,也没有更糟糕。与其冒着风险派人来定期处理恶灵,不如留下压制恶灵的法阵和符咒,然后放任不管来得安全有效率。”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发表了评价:“高层管理的人还真是一群垃圾。”

  叶修忍不住笑起来:“你们蓝雨之主肯定也知道这件事,你确定要这么说?”

  “反正他现在又不在这里,他不会知道的。”黄少天毫不在意地说,“所以你来这里,是想清理这里的恶灵?”

  “是啊。”叶修从怀里掏出一沓符纸,捏出一部分递给黄少天,“你要来帮忙吗?”

  “拿远点拿远点!!”黄少天猛地从椅子上窜了起来,“靠,你拿人类克制非人类的东西给我?!”

  “哦。”叶修隔着兜帽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不好意思,我忘了。其实这个是针对恶灵的,对你没有伤害。”

  “怎么没有伤害?!心理伤害不是伤害吗?!!”黄少天躲在椅子后面弓着腰冲他喊,“收起来收起来!别让我看到那破玩意儿!!”

  叶修把符纸塞回了黑袍里:“那看来你帮不上什么忙了。”

  “别小瞧人好吗!”一见符纸收起来了,黄少天立刻又挺直身板恢复了气势汹汹的模样,“你以为妖族就对付不了散灵了?”

  “修行法术体系的,无论人还是妖当然都对付得了。尤其是幽冥者和召唤师,操纵散灵就是基本功。”叶修道,“但物理体系的修行者,对付无实体的东西是弱项,这你必须承认。”

  黄少天双手抱着胸,“哼”了一声道:“那你今晚就等着看好了。这世上,还没有我的剑不能斩断的东西!”

  叶修对黄少天的挑衅并不在意,只是淡定地回应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或许是因为这座城里奇怪的事情发生得太多,一入夜,街道上就不见人影。但保险起见,叶修依然选择深夜才行动。在房间里等待的时候,叶修曾想黄少天提议让他去床上睡一会儿,以便后半夜有足够的精神。但黄少天坚决地拒绝了这个提议,因为他不可能在屋子里还有一个不知根知底的人的时候毫无防备地睡觉。

  行动一开始非常顺利。叶修的符质量优秀,一烧起来方圆十米内的恶灵都化成了灰烬。黄少天忍耐着自己对符咒的生理性厌恶,无所事事地跟在叶修身后游荡了小半个城市,终于按捺不住提出了抗议。

  “第一,靠你一个人这样走,效率太低了,你要走几个晚上才能把整座城的恶灵清理干净?”黄少天跟叶修分析情况,“第二,我不是来跟你散步聊天赏月的。你不肯跟我打一场,我总得给自己找点事做吧?”

  “你可以走呀。”叶修搓了搓指尖上符咒燃尽留下的灰烬,又拿出新的一张符纸,“我们同行,难道不是因为你要缠着我的吗?你要是想走,随时可以离开,不用和我解释报备。”

  黄少天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的也是,那我走了。你还回那个房间的吧?我还没打赢你,你别想甩了我,你的身份证还得靠我交给你呢。”

  “事情没办完我不会离开这座城的,没有证件我也没法去别的地方住。”叶修挥了挥手里的符纸,“你走不走?我要点符了。”

  黄少天一瞬间闪得无影无踪。叶修愣了一下,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他手中的符纸从顶端开始燃起微弱的蓝色火焰,纸面上的咒文流光溢彩。他手持符咒转过身,顺着被夜色笼罩的空无一人的街道,向着不见尽头的前方迈步走了下去。

评论(10)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