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卢】与未成年交往的日子01

我又挖坑……

其实本来是脑补了肉的,但是对未成年下手实在太丧病了……

还是保留一点节操,写成甜蜜恋爱小甜文吧。

不过师生这个设定依然很丧病诶……


01. 

  “叶修!叶修叶修!!”

  叶修放下手里的钢笔,回过头看向书房门口。

  穿着睡衣的卢瀚文抱着他的小枕头,赤着脚跑到叶修面前,爬到了他的腿上。

  “我的小祖宗。”叶修唤道,语气听起来无奈,却满是温柔和宠溺的味道,“好孩子要自己睡觉,不要打扰大人做事好吗?”

  “我不是小孩子,我已经14岁了!”卢瀚文反驳道。

  “那也是未成年。”叶修把他抱起来,放到地上,“乖,自己去睡觉。”

  “你陪我睡嘛。”卢瀚文扯住叶修的衣袖,瘪着嘴不开心地说,“我们不是在谈恋爱吗?恋人应该一起睡啊。”

  叶修头疼地按住额角,长叹了口气。

  

  身为人民教师的叶修,为什么会和一个14岁的未成年在一起,那就说来话长了。

  叶修第一次遇到卢瀚文,是在一家麦当劳里。当时他偶然起意去吃一次垃圾食品,等店员为他打包好外带,他提着袋子一转身,就撞到了一个孩子身上。

  不对,说反了,应该是这个身高才到他胸口的孩子扑到他身上才对。

  好在这孩子虽然来势汹汹,但是叶修好歹也是个成年男性,不至于被他撞倒,只是趔趄了一下,还不忘扶住那孩子以免他摔倒。

  站稳后叶修刚想叮嘱一句“走路小心”,就见那孩子伸出双手一把抱住他的腰,仰起头来对他喊道:“请你和我交往吧!”

  叶修:“………………啊?”

  这个看起来约莫初中年纪的男生眨着亮晶晶的眼睛,全然不顾周围的人望过来的诧异的目光,大声说:“我对你一见钟情了,请和我交往吧!”

  

  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叶修当然不会答应。即使他确实对同性感兴趣,但也不代表他会接受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人。

  更何况那还只是个14岁的孩子。

  但让叶修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他在学校的升旗仪式后,竟然看到那个在麦当劳里向他告白的男生走上主席台,作为学生代表发表演讲。

  ——这孩子竟然是他学校的学生。

  叶修忽然觉得,事情不会因为他昨天的严词拒绝而结束。

  

  正如他所料,在某天的中午午休时间,叶修为了赶一份报告没有回宿舍休息,而是留在办公室里。于是,他第三次见到了卢瀚文。

  “你怎么会有我办公室的钥匙?”叶修点了点桌上被他收过来的钥匙,盯着低着头的男生问道。

  “我向学校申请的为老师打扫办公室的名额。”卢瀚文老实回答。

  “我记得,提交申请的学生分配给哪个办公室,是随机的吧?”叶修眯起眼。

  “嗯……”卢瀚文犹豫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地继续说,“我跟团委老师关系比较好,我跟他抒发了一番对叶修老师的仰慕之情,然后求了他几天,他就同意了。”

  “仰慕之情?”叶修重复了一遍,微微挑起眉。

  “是呀!”卢瀚文抬起头,又用他那双亮闪闪的眼睛看着叶修道,“我对你一见钟情啊!”

  叶修长叹了口气:“你才多大,知道什么叫‘一见钟情’吗?”

  “见到你之前不知道,见到你之后就知道了!”卢瀚文直率地说,“你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那一刻,感觉心脏狂跳,全身一阵酥麻,就好像过电一样。当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要和这个人过一辈子!”

  叶修:“……”

  这番描述让叶修都无语了,他不明白这个孩子是怎么面不红心不跳、如此坦然地把这番话说出口的。

  “为什么是我?”叶修哭笑不得地问,“你才多大年纪……”

  “我14了!”卢瀚文插嘴道。

  “好,你才14岁。”叶修接上话,“这14年里你才见过多少人?你有大好的青春和未来,为什么非要和我这个老男人在一起?”

  “你不是老男人!”卢瀚文反驳道,“你才28岁,我查过了!”

  “这不是重点。”叶修忍不住笑起来,“不管是年龄还是身份,我们俩都不合适,明白吗?现在,出去,不要再提这件事,也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卢瀚文撅起嘴,不满地抗议道:“我家里人都不反对。本来我也没主动出现在你面前啊,我喜不喜欢你又不是你说了算的。”

  “你家里人?”叶修敏锐地捕捉到关键词。

  “是啊,我和我爸妈说了!”卢瀚文骄傲地仰起头,“我说我喜欢上我们学校的一个老师,他们告诉我,喜欢就去追,追到了就是你的!不要担心什么社会舆论什么身份地位,真爱万岁!”

  叶修被这样一对开明的家长惊呆了。

  “所以你不用吓唬我。”卢瀚文拍拍胸口,“虽然我现在还不能给你送什么名贵的礼物,但是打扫一下办公室,省下零用钱给你买一朵玫瑰还是办得到的!等我长大了能赚钱,我会给你买好多好多礼物!你可以不答应我,但是你不能阻止我追求你!”

  叶修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台边的花瓶,花瓶里正插着三朵玫瑰。

  “好吧,既然这是你自己要求的。”叶修双手抱胸,看着卢瀚文认真地说,“那么我就把你当做可以自主决定自己人生的人,不会因为你年纪小而对你另眼相待。你想追求我,那么就追吧,如果你能让我喜欢上你,我就答应和你交往。”

  卢瀚文眼前一亮:“这是你说的!”

  “我说的。”叶修道,“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小朋友。”

  卢瀚文嘿嘿一笑,把背在身后的手伸出来,将一朵玫瑰花递到叶修面前:“那么请收下我的花吧,我心爱的人。”

  

  这样追求与被追求的关系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叶修在暗中探听确认卢瀚文的学习生活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便放任他去了。花瓶里的玫瑰花攒了一束,开始逐渐凋谢,卢瀚文便每天把那些将要枯萎的玫瑰花拿走,换上盛开得正鲜艳欲滴的花。

  一次同事来叶修办公室交代事情时,对窗台上那束玫瑰感到了惊奇,顺口问了一句:“怎么?有人在追求你吗?”

  叶修笑了笑:“是啊。”

  “哦?什么样的?这么主动啊?”同事立刻起了八卦之心,“你对人家是不是也有意思,还把花摆窗台上?”

  “嗯……怎么说呢。”叶修摸了摸下巴,“现在是他在追我啊,不过想只靠这样想让我心动,有点难吧。”

  “哇你这个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同事听了直咂舌,感慨万千道,“怎么就没有这样热情主动的妹子看上我呢?”

  

  事情发生转折的契机是一天雨夜,叶修在自己的宿舍门口捡到了湿漉漉的男孩。

  有时候叶修都忍不住感慨命中注定。他在学校有宿舍,但在校外也有自己的住处。宿舍一般是他中午午休和晚上忙到太晚并且第二天有早课的时候,才会去住的地方。偏偏那天晚上卢瀚文来他宿舍门口蹲他,就真的蹲到了。

  叶修与那双含着水光的眼睛对视了半秒,就听到一声响亮的喷嚏。他便立刻把质问的话都先吞了回去,开了门拎起男生就把他丢进了浴室里。

  “赶紧洗个热水澡,别感冒了。”叶修说完就把浴室的门关上了。

  卢瀚文在浴室里又打了个喷嚏,然后揉着鼻子嘿嘿笑起来。

  不愧是他一见钟情的人,果然人特别好特别善良!

  

  叶修的宿舍里本来就没有几件衣服,更不用说是给14岁的男孩穿的。他在衣柜里翻了半天,就听到背后一声询问:“你在找什么呀?”

  叶修回过头,就看到卢瀚文裹着他的浴袍,站在他身后冲他眨眼。

  那浴袍对卢瀚文来说当然太大了,他不得不用手拽着前襟,避免领口太大露出他的胸口。浴袍的下摆还拖着地,挡住了他光着的脚丫。

  叶修把视线转回到衣柜里:“在找不让你穿成这样的衣服。”

  “你有我这个身材的衣服?”卢瀚文凑到他身边,一起帮他在衣柜里上下左右地看。

  “没有。”叶修“啪”的一声把衣柜关了。

  “那就这么穿呗,又没什么关系。”卢瀚文用单手挥了挥过长的衣袖。

  叶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拖来一把椅子在他面前坐下,一脸严肃地说:“现在你该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宿舍门口了吧?”

  

  一提到这个问题,卢瀚文立刻露出了委屈巴巴的神情。他抬起胳膊,让宽大的衣袖掉下来,露出他手里的一张纸条。

  “喏,你看。”卢瀚文把纸条递给叶修。

  叶修把这张被捏得皱皱巴巴的纸条接过来,展开捋平了一看,只见上面几行潦草的字写着:瀚文啊,爸爸和妈妈请了假去度蜜月啦。度蜜月嘛,当然是二人世界啦。爸爸妈妈知道瀚文最乖了,不会想来打扰我们的蜜月的,所以没等你回家就先走啦。生活费已经给你打到卡里了,你去找你家男朋友借住一个月吧,正好可以让你们加深一下感情,不用太感谢爸妈啦,爱你哦!From爱你的爸爸妈妈。

  叶修:“……”

  卢瀚文补充解释了一句:“那个,真的不是我和他们说我俩在一起了。我跟他们说过很多次我还没追到人、你还不是我男朋友,可是他们俩总记不住……”

  叶修用十分难以言喻的眼神看了卢瀚文一眼:“你能平平安安活这么大可真不容易。”

  卢瀚文挠了挠后脑勺,显然对自家爸妈的不靠谱程度也有一定认知,无法进行反驳。他说:“所以啦,我只能来找你了。这一个月能让我借住在你这里吗?”

  “可以是可以……”叶修皱着眉思索,“你没有比我更亲近的人吗?亲戚之类的?”

  “没有啊,他们都在外地。”卢瀚文说,“其实吧,因为爸妈有给我钱,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住一个月也不是不行。不过……”

  卢瀚文又嘿嘿笑了起来,用泛着水光亮晶晶的一双眼睛盯着叶修道:“我也想和你增进一下感情呀。”

评论(23)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