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卢】与未成年交往的日子02

原来我也是会写谈恋爱的……


02.

  用卢瀚文的话来说,由于他看到纸条后过于兴奋,想马上告诉叶修这个消息,因此什么都没带就从家里跑出来。他甚至没注意到阴沉的天色,以至于跑到一半被突如其来的雨淋得浑身湿透。

  幸好叶修回来得及时,不然湿淋淋的卢瀚文在他宿舍门外多冻一会儿,多半就得感冒了。

  “你连衣服都没带。”叶修皱着眉道,“那你明天要穿什么上学?”

  “把湿衣服洗了晾一晾,看明天能不能干吧。”卢瀚文回答。

  “要是没干呢?”叶修挑眉。

  “那……请个假?”卢瀚文眨巴眨巴眼睛。

  叶修看着他。

  “特殊情况嘛。”卢瀚文委屈地瘪嘴,“我总不能光着去上学吧,穿你的衣服更奇怪了。”

  “我去给你买衣服。”叶修站起身,“你先去睡觉吧。哦对了,作业写完了吗?”

  “写完了!在学校就写完了!”卢瀚文连忙声明。

  “行,那早点去睡吧。”叶修说,他往门口走出几步,突然又回过身来,把脚上的拖鞋脱下来,“这双拖鞋你先穿,地上凉。”

  “嘿嘿,谢谢。”卢瀚文喜滋滋地穿上那双过大的拖鞋,然后动作笨拙地扑到叶修身上,抱了他一下,“那我就不客气先去睡觉了,辛苦你啦亲爱的!”

  叶修看着卢瀚文踩着拖鞋“吧唧吧唧”地跑回卧室里的背影,一时间哭笑不得。

  怎么搞得好像他俩真的交往了一样?

  

  第二天卢瀚文是被叶修叫起来的。

  叶修严重怀疑卢瀚文不想去上课,他连闹钟都没有定。要不是叶修今天有早课起得早,他肯定会睡过头。

  “我说了我没带东西来呀,不能怪我。”卢瀚文企图为自己辩解。

  “快去穿衣服,你要迟到了。”叶修如此回答。

  “你昨天没和我一起睡吗?”卢瀚文从叶修手里接过衣服,“那你睡哪了?这里不是只有一张床吗?”

  “睡沙发。”叶修说。

  “为什么啊,我身子又不大,这床睡得下我们两个人啊。”卢瀚文追问道。

  “因为你在追我啊。”叶修叹息,“我说过会把你当做一个可以与我恋爱的对象来看,那么在未交往前提下我不会和这样的对象同睡一张床。”

  “哦……”卢瀚文瘪着嘴应了一声,“那好吧……”

  “快去换衣服。”叶修边收拾东西边说,“一会儿去食堂买早餐。”

  “我昨天的衣服呢?”卢瀚文问道。

  “晾着呢,还没干。”叶修对自己的先见之明很满意。

  卢瀚文翻了翻手里的衣服,又问:“连内裤也没有干吗?”

  “嗯?”叶修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卢瀚文把衣服递给叶修看,无辜地眨眨眼说:“你给我买的衣服里没有内裤呀。”

  哦,该死,他把这件事忘了。

  叶修按着额角有些头疼地问:“你现在没有穿内裤吗?”

  “没有呀。”卢瀚文扯了扯自己身上的浴袍,很坦然地回答,“你要看吗?”

  “不用了不用了。”叶修吐气,“你没提这件事,我以为你有穿。”

  “那怎么办?”卢瀚文继续眨眼,“现在去买,你和我都会迟到吧?”

  叶修叹了口气:“我去给你请假吧……”

  “不用啊!”卢瀚文急忙说,“你这里没有多余的内裤吗?”

  叶修摇头:“没有,都是我穿过的。”

  “穿过没关系啊,我不介意穿我心上人的内裤的!”卢瀚文说。

  叶修:“………………我介意。”

  

  最后卢瀚文还是没有去上课,叶修替他向他的班主任请了假。

  他的班主任很意外,显然不明白为什么卢瀚文请假,是叶修来替他说。

  “我和他爸妈认识,最近他爸妈出差,瀚文就住我那里。”叶修如此解释,“昨天他淋了雨发烧了,今天没法来上课。我一会儿上完课还要赶回去照顾他。”

  “哦哦,是这样啊。”班主任表示理解,“没想到瀚文和你认识。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不过说话做事有点太直率了,容易得罪人。我和他家长说过,但是他家长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还说这样的性格就很好……总之你有机会和他说说吧,我们班上有些同学就不是很喜欢他。”

  叶修皱了皱眉,但嘴上还是应道:“我会和他说的,多谢你提醒。”

  

  当天晚上,叶修带着卢瀚文回了家。

  卢瀚文丢下他的行李箱,兴致勃勃地跑遍了屋子里每一个房间,然后回到客厅来对叶修宣布:“你家里也只有一张床!”

  “嗯。”叶修坐在沙发上,托着下巴看着他,“所以呢?”

  “你总不能睡一个月的沙发吧?”卢瀚文把脸凑到叶修眼前,“所以,我们可以睡一张床了吧?”

  “想太多。”叶修一把将他的脸推开,“睡一个月沙发有什么难的?”

  卢瀚文一愣,眨眨眼:“你说真的?”

  “你觉得我是说到做不到的人吗?”叶修反问他。

  “不是……”卢瀚文顿时整个人都低落了,他张口闭口几次,终于把话说出口,“那……我睡沙发吧。”

  “不用。”叶修直截了当地拒绝。

  “你不答应,那我就来沙发和你挤着睡!”卢瀚文一屁股坐到叶修身边,双手抱胸梗着脖子说,“我是来你家借住的,没有理由我睡床让你睡沙发,这不是鸠占鹊巢吗?而且,让你睡一个月沙发,太委屈你了,我不同意,我不答应!”

  叶修看着他鼓着脸的样子,轻笑出声。他点了点卢瀚文的额头,温声道:“首先,这里是我家。”

  “嗯……”被叶修一点,卢瀚文的硬气卸了一半。

  “其次,你是来我家借住的。”叶修继续道。

  卢瀚文的硬气又卸了一半。

  “所以,你得听我的。”叶修做结语,“不然就回你家里自己住。”

  卢瀚文整个人都蔫了。

  

  叶修整理了一下衣柜,给卢瀚文腾出一个空间来,让他把带来的衣物收进去。然后他又翻出了一套寝具,铺到了沙发上。

  卢瀚文也不整理衣服,就趴在沙发的靠背上委屈巴巴地看着叶修铺床。

  叶修就当做没看到,铺到一半突然想起班主任对他说的话,便似随口提到一般问道:“你在班里和同学关系怎么样啊?”

  “还行吧。”卢瀚文心不在焉地回答。

  看起来确实关系不太好。叶修想了想,又问:“有关系比较亲密的朋友吗?”

  “没有。”卢瀚文答道,“我不是很想和他们做朋友。”

  叶修微微皱眉:“为什么?”

  卢瀚文坐到沙发扶手上,晃着两条腿说:“因为我是gay啊,和他们不是同类,相处起来多不自在。”

  “你跟他们说了自己的性取向?”叶修眉头皱得更紧了。

  “不是啊,我哪有那么蠢啦。”卢瀚文说,“就是他们的话题我参与不进去,也不想参与。如果让他们知道了为什么,大概会觉得我是变态吧。我觉得还是离他们远一点比较好。”

  “这么说倒也没什么错。”叶修摆好枕头,坐在被子上看着背对着他的男孩,“那你向我告白的时候,不怕我把你当变态吗?”

  卢瀚文往后一仰,倒在叶修的肩上,仰视着他的脸笑嘻嘻地露出一口白牙:“我知道你不会,这是同类的直觉。”

  叶修松了眉头,这次他没有推开卢瀚文,只是又问了一句:“你在班里对别人,也是这样有什么说什么吗?”

  “是啊。”卢瀚文眨眨眼,“想说什么就说了,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叶修对他笑了一下,突然低下头在他额上留下一个轻吻,低声说,“我挺喜欢你这样的性格。”

  卢瀚文僵住了,他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好一会儿,突然从沙发上窜了起来,丢下一句“我去收拾衣服!”就跑进了卧室里。

  叶修笑倒在沙发上,想着卢瀚文前一刻烧得通红的脸,突然觉得他格外可爱。

评论(8)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