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卢】与未成年交往的日子03

03.

  消停了一晚上的卢瀚文,睡觉前又抱着一本书,喊着“叶修叶修”地跑到了叶修跟前。

  “你不会跟我说你这么大了还要听睡前故事吧?”叶修用遥控器按掉了电视,挑起眉来看他。

  “不是啊不是啊,我睡觉前会喜欢看点书嘛,然后我在你卧室里看到这个!”卢瀚文把怀里抱着书递到叶修眼前。

  叶修盯着书的封面沉默了一会儿,别过头摸出一根烟叼着,大概是顾虑到卢瀚文所以没有点上。他轻轻咳了一声,咬着烟问道:“嗯,这书怎么了?”

  “看起来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卢瀚文说,“可以借我看吗?”

  “行啊。”叶修摸了摸鼻子,“不过你看得懂吗?”

  “看不懂可以问你吗?”卢瀚文坐到他边上,冲他眨巴眼睛。

  “有空的话。”叶修摸了摸他的头,“行了,赶紧去睡吧,书别看得太晚。”

  “谢谢你!”卢瀚文开心地扑到他身上,往他脸上亲了一口,“么么哒!作为下午的回礼,晚安啦叶修!”

  吃完豆腐他就抱着书跑回卧室了。叶修看着他欢天喜地的背影,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哭笑不得。

  

  第二天叶修把卢瀚文从被子里掀了出来。

  “今天不是周末吗?”卢瀚文看了一眼被叶修扯走的被子,委委屈屈地从床上跳下来。

  “那也不能睡到12点吧?”叶修把被子丢回床上,他瞥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书,“不是让你别看得太晚吗?”

  “太好看了,停不下来啊!”卢瀚文一听到说这本书,立刻眼前一亮,“叶修叶修,你说真的有外星人吗?”

  “有啊,”叶修边往外走边随口应道,“比如我就是。”

  卢瀚文非常夸张地“哇——”了一声,窜到叶修面前倒退着问道:“真的吗真的吗!外星球是什么样子的?我竟然对一个外星人一见钟情诶!会不会我也是外星人,不知道什么原因流落在地球,所以在见到自己故乡人时福如心至陷入爱河!啊,两个外星人在地球相遇相爱,多美好啊!”

  “……”叶修扯了扯嘴角,一把拽住卢瀚文避免他撞到身后的沙发,叹气道,“好了小作家,去刷牙洗脸吃你的早饭。”

  “好主意!”卢瀚文一点也不受打击,反而更兴奋了,“你说我把这个故事写下来怎么样!”

  “你学习以外的时间由你自己安排。”叶修搭着他的肩,给他转了个向,在他背上往洗手间的方向轻轻推了一下,“快去洗漱。”

  卢瀚文终于没再闹腾,乖乖地跑进洗手间里去了。

  叶修按了按额角,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带孩子,一点也没有处对象的气氛。

  毕竟还是个孩子啊。叶修想。

  没住在一起的时候还能把他当一个追求自己的人看待,近距离接触反而有点提不起这种态度了。

  算了,反正少年人的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等他过了这阵新鲜感,自然就会放弃了。

  

  卢瀚文在吃完早餐并发表了“我喜欢的人果然特别棒连煎荷包蛋都比别人煎得更好吃”的感慨后,又跑到正在改作业的叶修面前眼巴巴地看着他。

  “你想帮我改作业?”叶修把笔递给他。

  “好呀好呀!”卢瀚文伸手就去接,叶修连忙把笔收回来。

  “和你真不能开玩笑……”叶修扶额。

  “你不用在意我,我不会打扰你工作的。”卢瀚文坐在叶修身边,“我就想看着你。”

  “一直盯着看很快会无聊的。”叶修给他友情建议,“你可以去拿书来看,偶尔看我一眼就行。”

  “可是那本书我看完了……”卢瀚文说。

  “……你昨晚到底几点睡的?”

  “啊,我也不知道啊,看完就睡了。”卢瀚文两手一张,倒在沙发上,“其实我现在还好困啊。”

  叶修叹了口气,把笔帽盖上:“你现在睡觉,晚上又会睡不着的。”

  卢瀚文看着他:“你不改作业了吗?”

  “反正明天还有一天。”叶修说,“带你出去玩,要不要?”

  卢瀚文从沙发上一跃而起。

  

  叶修平日里是不爱出门的,生活轨迹几乎是学校和家里两点一线。不过既然身边罕有地多了一个人,出去走走的感觉想必也比独自一人来得有滋味,因此叶修才萌生了这个念头。

  至于卢瀚文单方面把这次出行理解为双人约会……那就随他开心吧。

  卢瀚文飞快地换上一身充满少年阳光气息的T恤和牛仔马甲,在鸭舌帽底下冲叶修笑:“要去哪里玩呀?”

  叶修沉吟片刻,自觉想不出什么好去处,便道:“你决定吧,要去游乐场吗?”

  “游乐场都是给小孩子玩的。”卢瀚文不稀罕地摆摆手,“我们去看电影吧!”

  叶修忍不住笑起来:“去之前是不是还要吃一顿烛光晚餐?”

  卢瀚文突然扭着手指害羞起来:“啊……如果你希望的话……当然可以啦……”

  叶修叹气:“我们去图书馆吧,好吗?”

  “诶?”卢瀚文眨了眨眼。

  “给你借点睡前故事书。”叶修道,“不过你可不能再看到那么晚了。”

  

  卢瀚文对书籍的热情倒是出乎叶修的预料,进了图书馆之后他就跑得不见人影了。

  叶修在自己常去的科幻文学区域里转了几圈,没看到自己感兴趣的书,反倒是在角落里遇上坐在地上看书的卢瀚文。

  叶修走到他跟前,他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似乎是沉浸在书籍的世界里,完全没工夫兼顾周遭的变化了。叶修便也不打扰他,随手在边上挑了一本书,站在他边上一起看了起来。

  图书馆最迷人的地方大抵就是它静悄悄的氛围,两个人靠在一起即使一言不发一声不吭也不会觉得尴尬,反倒有种安详的感觉,就像一生都流淌在这短短的几小时里,于是时间变得浓郁而又绵长。

  卢瀚文直到看完一个篇章,抬起头活动久坐未动的筋骨时才留意到身边的人。他惊呼了一声,又连忙捂住了嘴。

  那短促的声音扰动了空气,叶修偏过头来对他笑了笑:“好看吗?”

  “嗯。”卢瀚文轻声应着,两眼闪闪发亮地抱起书来热烈推荐,“昨天看了你家里的那本书,觉得写得特别好,所以特意又找了这个作者的其他作品。真的很好看,你也看看呗!”

  “他的书我都看过。”叶修笑道,“你看得懂?这倒是让我很意外。”

  “啊……一知半解吧。”卢瀚文谦虚地说,“不过剧情很精彩啊!我之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个作者……”

  “因为写的东西藏得太深,故事也写得不易理解,没有多少人喜欢。”叶修弯下身,坐在卢瀚文的身边,侧头看他,“他出了三本书,反响平平,所以就也不再出书了。”

  “啊……”卢瀚文满脸的难过,“怎么这样,明明很好看啊,好可惜……”

  “你和我说说。”叶修好奇地问,“你看出什么了,这么喜欢?”

  “你看这段话!”卢瀚文起了兴致,翻到前头夹起的一页,“‘即使肉体沉入深海,灾难的预兆层层叠叠蜂拥而来。即使脸上满是窒息的痛苦,饥荒还在吞噬枯骨,我仍紧紧抱着心中挚爱,不容许任何人的碰触。即使我深爱之人正是将我推入深渊的罪魁祸首,我依然心甘情愿奉献一切——请让我在幸福中死亡。’”

  少年轻声诵读的声音,透着一丝近乎偏执的语气。叶修心头一动,弯起了嘴角。

  “深爱之人……只是一个比拟的意象。卡西这个人物,他对自己热爱的事物有着近乎疯狂的执念。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执念会害死自己,但他从未考虑过放手。他的结局早已注定了,但他心甘情愿并且甘之如饴。”卢瀚文捧着书,以一种虔诚的姿态说着自己的想法,“我很欣赏他,或者说,羡慕他。”

  “为什么这么说?”叶修问。

  “这个世界如何与他无关,他的命运如何他也毫不在意。他的眼中只有他的挚爱,他为机械疯狂,从始至终他都是幸福的。”卢瀚文合上书,垂着头说,“可我的思想告诉我,如果我像他一样沉溺于自己所爱,那是错误的,会害死我的。我渴望放纵,但理智要求我节制。我无法忤逆扎根在心底的观念,却又无法放下渴望和欲求,这是我痛苦的根源。”

  “……”

  叶修花了好长时间,组织了一句评价:“说的不错,小哲学家,这就是作者想在卡西身上表达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卢瀚文偏过头来好奇地看他。

  叶修笑了笑,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轻声道:“我就是知道。”


————————————————

感觉自己的流水账写得好无聊……

评论(8)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