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卢】与未成年交往的日子04

04.

  卢瀚文把两本书都借回去了。叶修几次叮嘱他不许再熬夜看书,卢瀚文大概是清楚自己的自制力,主动提出让叶修来监督他。

  被叶修一巴掌拍后脑勺给拍回去了。

  “这样千方百计想占便宜可讨不了别人欢心。”叶修淡淡地说。

  卢瀚文抱着两本书,脸上有点委屈:“我是千方百计想和心上人亲近,才不是想占便宜。”

  叶修想了想,觉得自己似乎确实对一个14岁的孩子太严苛了。卢瀚文还在人生中大好的青春年华,而且是青春中最稚嫩的那个阶段。在他这个年纪,世界大抵是纯真善良的,爱情和感情都被归于最美好的那一类事物。正如他所说,他想的不是怎么占人便宜,而是发自内心地想与喜欢的人亲近。

  毕竟现在他俩住在一起,机会难得。

  但要说叶修这样的严苛又来得有点没道理。他自认跟卢瀚文的近距离接触反而更把他当成孩子来看待,但又用了成年人的思维来揣度他。是叶修本人习惯了这种思维模式,还是他对卢瀚文的态度其实还在摇摆不定?

  又或者,他只是想贯彻自己“会把卢瀚文当做一个追求者来看待”的说法,下意识地把孩子的撒娇当成了有特殊意味的诉求?

  叶修被自己乱七八糟的猜想搞得头疼,他叹了口气,揉了揉卢瀚文的脑袋:“你这个年纪,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看待你。”

  “你明明说会把我当一个追求者的。”卢瀚文鼓起腮帮子。

  “如果当做追求者,你一直想和我睡同一张床的言行就会引起我的反感了。”叶修歪着头看他,“但你身上少年人的特质如此强烈,我又不能这样一竿子把你打死。”

  “我只是一个未成年的追求者啊。”卢瀚文说,“这两点没有冲突,不是吗?”

  “有道理。”叶修轻笑了一声,“不过我需要点时间来适应,毕竟我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例子啊。”

  “当然啦!”卢瀚文自豪地拍拍胸口,“我是独一无二的!”

  叶修看着他笑而不语。

  卢瀚文与他对视了一眼,大方地给叶修也发布了评价:“你也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我喜欢你,也只会喜欢你!”

  “谢谢。”叶修回应道,“我就把这当成称赞了。”

  “就是在夸你啊!”卢瀚文也不顾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仗着自己年纪小就往叶修身上扑,抱着他的腰把自己的脑袋挨在他的胳膊上。

  叶修状似亲昵地在他的额头上弹了一下,道:“你的世界,还太简单。”

  在旁人看到他们大概是一对兄弟,或是关系好的亲戚朋友。卢瀚文的年纪和少年模样给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披上了无害的外衣,偶然瞥见他们的人或许会为他们之间的亲近微微一笑,却不会有人多想。

  谁会猜到他们是追求和被追求的关系呢?就连他自己,不也对这样的关系有些适应不良吗?

  叶修任卢瀚文一路抱着他的胳膊不放,心中却不免有些迷茫。

  他到底该和这样身份的人保持多远的距离?

  或许卢瀚文正是清楚叶修对他少年的身份有些宽容,才如此肆无忌惮呢?

  

  从图书馆回家时已是下班高峰期,即使到了周末,公交车里还是挤满了人。卢瀚文挨在叶修身边,怀里抱着两本书,索性也不伸手去抓扶手,身子随着刹车和加速一摇一摆。

  叶修总忍不住去注意他有没有站稳,最后实在放心不下,伸手一揽将他勾进了自己的怀里。

  人挤人的车厢里自然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之间有些过分的亲近。倒是卢瀚文,原本一摇一摆时还挺放松的,一点也不怕自己一不小心摔一跤。这会儿被人揽着,反而全身都紧绷绷地僵硬着。

  叶修觉得好玩,忍不住想逗逗他,便在手指搭着的位置轻划了一下。

  这下卢瀚文整张脸都通红了,叶修揽着他的位置好死不死就是他最敏感的侧腰,那轻轻的一划,暧昧的触感勾得他身子一抖,呼吸都乱了。

  他仰头去看叶修,眼睛水汪汪的,叶修一时竟没看出他眼里是个什么情绪。羞恼?嗔怪?还是隐隐的期待?

  叶修只觉得那一眼看得他的手仿佛被针扎了一下,刺得他立刻将手指攥成了拳,以保证他揽着卢瀚文的手只有防止他跌倒这一个功能。

  我在干什么?叶修看着窗外倒退的街景,在心中质问自己。

  鬼迷心窍了吗?刚刚才说自己不喜欢别人只想着占便宜,这会儿倒是吃起人家的豆腐了?

  然而他的内心自我谴责没能起到多少作用。卢瀚文已经把视线收回去了,但他那湿润的目光一直滞留在叶修的眼前,挥之不去。

  他悄悄地攥紧了拳头,搂紧了怀中的人。

  

  下了车之后,卢瀚文却没对刚刚车上的事发表任何言论。他胡乱地说着自己在学校里的趣事,叶修便随着他胡乱地应和。他们之间隔着两步的距离,不远也不近,在叶修的角度恰能看见卢瀚文红润还未褪去的耳朵。

  叶修觉得自己这样很不好,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对一个年纪仅是自己一半的未成年人有某方面的想法,哪怕只是一点点遐想的念头,都是非常禽兽的一件事。但作为一个成年人,叶修明白自己这种念头的根源。

  他对卢瀚文有好感了,不是普通欣赏的角度,而是情爱方面的。

  或许是少年在图书馆里两眼发着光,说“我很欣赏他,或者说,羡慕他。”的模样戳中了叶修的某根神经。又或许是之前对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的思考,打开了他的哪个开关。甚至有可能是车上拥挤的人群中,安安静静靠在他怀里的人太过惹人怜爱……

  不管是哪个原因,叶修确实对卢瀚文动心了。

  28岁就自诩老男人的叶修第一次遭遇春心悸动的滋味,还没等他琢磨出这个迟到的青春是什么感觉,转角口突兀蹿出的自行车以它飞快的车速瞬间抢夺了叶修的注意力。

  走在前头的卢瀚文刚走入转角口,恰恰站在自行车前头不过十公分的距离。

  在卢瀚文和骑车人同时发出的惊叫声中,叶修一个箭步冲上前,把卢瀚文猛力往前推了一把。

  “叶修!!”

  跌在地上的卢瀚文顾不上自己摔得怎么样,一个骨碌爬起来就往身后跑。他把压在两个人身上的自行车扶起来推到一边,就拽着叶修的衣袖一个劲儿问他有事没事。

  叶修哭笑不得:“就被单车撞一下,死不了,你不用这么紧张。”

  这样的安慰一点用都没有,卢瀚文一双湿漉漉的眼睛,仿佛眨一眨眼就要掉下眼泪来了。他拉着叶修的手追问:“你还站得起来吗?要不要我叫救护车?”

  眼看卢瀚文就要掏手机了,叶修连忙制止他,并且迅速爬起来给他看,证明自己身体状态良好,真的没有被撞出什么好歹。

  那边的肇事者也扶着车来道歉了。他到转角口是想刹车减速的,不过他的单车年久失修,今天刹车失灵了,而他直到转角口才发现,当时卢瀚文已经在跟前了,他甚至来不及喊一声提醒。

  叶修淡定地表示了理解,没有要追究的意思。肇事者推着车一瘸一拐地走了,叶修也拎着张牙舞爪的卢瀚文回家。

  方才要不是叶修一直拦着他,卢瀚文大概要冲上去跟人打一架。

  

  “真的没事吗?”

  到家门口了,卢瀚文问了这一路上第十三次同样的问题。

  “没事,只有一些擦伤。”叶修不厌其烦地又回答了一遍,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大人身子骨比你结实,放心吧。”

  “我被单车撞一下也不会怎么样的啊。”卢瀚文不服气,“你刚才为什么要冲上来替我挡一下啊。”

  叶修闻言竟然还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说:“可能是职业反应?”

  卢瀚文微微一愣。

  “我也算是你的老师啊。”叶修推开家门,侧头对他弯唇一笑,“更何况,你在我这里借住,我就有义务保证你的人身安全,不是吗?”

评论(8)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