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卢】与未成年交往的日子05

05.

  叶修被自行车撞的那一下,其实也不是真的没事。

  摔地上的时候他下意识用手撑了一下,然后自行车和车上的人一起压到他身上,最后所有的重力都落在他支撑着的左手手腕上。

  还好是左手,至少工作生活不会有太大影响。

  叶修把卢瀚文赶去洗澡,不声不响地翻出了药箱。

  凭他自己的判断,应该是扭伤了。这会儿看起来有点肿,还疼得厉害。叶修拿着云南白药喷了好一会儿,剧烈的疼痛感才消退了不少。

  也不知道他干嘛要瞒着卢瀚文,住在一块怎么都得发现的。就凭他喷完药身上这一股药味,藏都藏不住。

  叶修叹了口气,把药收回箱子里。

  

  卢瀚文果然洗完澡一出来就闻到不对了。

  “叶修?”他跑到沙发边上,“你抹药了是吗?”

  “是啊,被撞一下身上多少有点伤。”叶修向他招了招手,打开放在茶几上的药箱,“你过来,刚刚摔那一下伤到哪了?”

  “就膝盖磕了一下。”卢瀚文乖乖坐到叶修身边,撩起睡裤的裤管,露出白嫩嫩的小腿和膝盖。

  膝盖上紫了一片,还有点擦破皮。

  叶修拿出红药水,单手拎了一会儿,干脆直接把药瓶递给卢瀚文:“来,你把药开了。”

  “哦。”卢瀚文接过来,拧开瓶盖递回给叶修,叶修便把棉签拿出来就着他的姿势往药瓶里蘸药水。

  卢瀚文发觉不对了:“你左手怎么了?”

  “摔倒的时候扭了。”叶修不在意地答道,“没事,已经喷过药了。”

  “让我看看!”卢瀚文把药瓶子往桌上一撂,抓着叶修的衣袖就把他的胳膊给扯了过来。

  “没事,一星期就好了……”

  “都肿了!”

  叶修安慰的话被卢瀚文的一声惊呼给堵了一下,没能继续。卢瀚文抬头看他,一双眼睛又浮起水光:“很疼吧……我打球的时候扭到脚,肿了的时候比没肿疼多了。”

  “你还打球呢?”叶修岔开话题。

  “嗯,打后卫。”卢瀚文顺口答了一句。

  “看你白白嫩嫩的,不像啊。”叶修说着,不动声色地把衣袖从卢瀚文手里抽回来。

  “我皮肤天生的,晒不黑。不过倒是很容易晒伤,所以太阳大点的时候就得抹防晒霜。”毫无心机的卢瀚文又顺着叶修的话答了下去。

  “哦,怪不得我总觉得你身上有一股奶香味,还以为是我错觉呢。”叶修把卢瀚文的小腿架到自己腿上,用棉签开始给他抹药。

  “防晒霜都是我妈给我买的,她总买牛奶味……”卢瀚文疼得龇牙咧嘴,还坚持继续说,“我有次提出抗议,她就给我买了草莓味……我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叶修笑了:“牛奶味挺适合你的。”

  卢瀚文并不为这个夸赞感到高兴。

  

  叶修给他膝盖抹完药,拍拍他的腿肚子问道:“还有哪伤了吗?”

  刚洗完澡热腾腾水嫩嫩的皮肤摸起来手感太好,叶修下意识地捏了一下,卢瀚文猛地把腿抽回来。

  “不……没别的地方了。”卢瀚文磕磕巴巴地说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去睡觉了……”

  “这才几点。”叶修忍不住笑,“晚饭还没吃呢。”

  “哦……”卢瀚文点了下头,“那我回屋看书。”

  说完他就一溜烟跑了。

  叶修乐坏了。他觉得卢瀚文特别神奇,明明面不改色地对他说过那么多情话,被人调戏的时候脸皮倒是薄得很。

  笑完了,叶修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掏出手机叫外卖。叫完外卖他想了想,决定也洗个热水澡。

  他推开卧室的门的时候,卢瀚文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叶、叶修!”

  “我叫叶修,不叫叶叶修。”叶修走进房间,径直走到衣柜前面拉开柜门,“你那么紧张干嘛?在房间里干坏事吗?”

  “才没有!”卢瀚文把怀里的枕头一丢,下了床跑到叶修身边,看到他拿了睡衣出来,边问道,“你要洗澡吗?”

  “嗯。我叫了外卖,你一会儿如果听到我手机响就帮我接一下。”叶修说着关了柜门。

  “你一只手洗澡不方便吧?”卢瀚文一脸忧心忡忡地跟在他后头,“我帮你洗好不好?”

  “你怎么帮我?”叶修好笑地问道,“替我再洗一遍澡?”

  “一只手脱衣服穿衣服、抹洗发水沐浴露都不方便啊。”卢瀚文一路跟着他到了浴室门口,扒着浴室的门不让他关上,“让我帮你吧!”

  “……”叶修沉默地与扒着门的少年对视了一会儿,“我觉得你这次是真的想占我便宜。”

  “但是你需要帮忙呀。”卢瀚文一双眼睛闪闪发亮,“你的手是因为我才受伤的,你不让我帮你我过意不去啊!”

  叶修又沉默了片刻,道:“我看我还是不要洗澡了。”

  卢瀚文连忙松了手,委屈巴巴地退了一步:“好好好,我不闹了,你自己洗吧。有什么需要你再喊我。”

  “你去等外卖。”叶修下了指令,把浴室的门关上了。

  

  没过多久,叶修就感觉到一只手洗澡有多不方便了。

  脱衣服他折腾的时间大概是平常的3倍。开了莲蓬头冲了一会儿,他又对着沐浴露和洗发水的瓶子一筹莫展。

  就在叶修站着发呆的时候,浴室的门发出了一声轻响。他回过头,就看见卢瀚文的脑袋从门缝里探了进来:“那什么……需要帮忙吗?”

  叶修:“……”

  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住,让叶修养成了在家里不锁门的好习惯。

  

  卢瀚文的目光和叶修短促地交接了一下。他愣了愣,然后下意识地将视线往下移。叶修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卢瀚文的脸先红透了。

  他猛地把门关上,隔着门喊:“要、要是不需要帮忙就算了!”

  “诶你等等。”叶修突然开口喊道。

  叶修觉得自己这样不太好。

  但是看到平常总是咋咋呼呼什么都敢说的卢瀚文,害羞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想要再多逗他两下。

  “你进来。”叶修说,“帮我开下沐浴露和洗发露的盖子,我单手拧不开。”

  门外面好半天没有动静。叶修以为卢瀚文已经回房间了,正想“算了还是自己老实想办法吧”,就瞥见浴室的门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被推开了。

  卢瀚文盯着自己的脚趾,从门缝一步一蹭地挪进了热气缭绕的浴室里。

  叶修压着笑意,尽量维持自己语气的平静,道:“你快点,刚刚你喊着要帮忙的时候不是挺积极的吗?”

  于是卢瀚文把自己磨蹭的速度从一步一公分,增加到了一步两公分。

  叶修终于良心发现,把莲蓬头给关了,从架子上随手拿了条浴巾扎在在腰上:“行了,抬头吧,没裸着了。”

  卢瀚文飞速抬头看了他一眼,确认叶修真不是全裸的,才松了口气,踩着拖鞋快步跑到架子边,取下沐浴露和洗发水的瓶子。

  “慢点,当心别摔着。”叶修提醒了一句。

  卢瀚文哪还顾得上那么多,他只想赶紧完成任务然后离开浴室。

  然而动作太快就容易出错。卢瀚文拧开沐浴露的盖子,习惯性地就翻转瓶身往自己手里一倒。

  “啊!”卢瀚文惊叫一声。

  “怎么了?”叶修在他身后问。

  “我……”卢瀚文转过身,“我不小心倒手里了……”

  叶修差点憋不住笑。他轻咳了一声,故作严肃地说:“哦,那别浪费,你来帮我抹身上吧。”

评论(1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