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卢】与未成年交往的日子06

  卢瀚文被叶修一句话打得在原地僵直了好半天,好不容易才点了下头应道:“哦。”

  然后他就走到了叶修背后,“啪”的一声将手上的沐浴露拍在叶修的后背。

  叶修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吓了一跳,连忙道:“轻点轻点,你给自己抹沐浴露用拍的吗?”

  卢瀚文没吭声,他的手贴在叶修背上,顺着他的肌理慢慢地将沐浴露推开。

  叶修的身材不错,看起来是会偶尔去锻炼的人。背部的肌肉很紧实,隔着滑溜溜的沐浴露也能感觉到肤质手感上佳。

  卢瀚文的手顺着叶修脊背轻微的凹陷往下滑。他的心跳得很快,热水阀关了浴室里的温度难免有些下降,卢瀚文却觉得全身都在发热,热得他有些口干舌燥。叶修形状优美的蝴蝶骨就在他抬眼可见的位置,氤氲的热气之中仿佛有了惑人的魔力。

  这是他喜欢的……心心念念的人……

  卢瀚文涂抹的动作越来越慢,最后停在叶修的腰侧干脆不动了。叶修皱起眉想催他一句,刚张口还没出声,就感知到背后被人贴近,左侧肩胛骨上的一小块肌肤传来湿热柔软的触感。

  靠,他也不怕吃到沐浴露。

  叶修皱起眉,还没做出反应,就听到卢瀚文轻声唤他:“叶修……”

  少年的声音染上一点情欲的喑哑,听起来青嫩却又别有风情。叶修猛然扣住卢瀚文搭在他腰侧的手,使力一拉,将他整个人拽到自己身前,然后将他的小身板压在了冰凉湿润的瓷砖墙上。

  “听着,小朋友。”

  叶修贴在他耳边轻声说话,呼吸的热气将他耳朵的热度瞬间提升。卢瀚文红着脸想别开头,却被叶修的手指捏住了下巴,强行掰了回来。

  “别玩火。”叶修咬住他的耳垂,用气声说,“男人要是禽兽起来,可不会管你今年几岁。”

  卢瀚文觉得自己全身都要烧起来了,背后冰凉的瓷砖都被他的体温烤得火热。他抬手按在叶修的胸前推了他一下,但是耳垂上湿热的触感好像抽走了少年所有的力气,连推人都软绵绵的,毫无作用,更像是欲拒还迎。

  叶修咬着他的耳垂轻轻吮吸了一下,卢瀚文全身一抖,声音打着颤儿叫了一声:“叶修!”

  叶修松了手退开一步,卢瀚文立刻低着头冲出了浴室。

  他跑得急,连门都忘了关。浴室里所剩无几的热气又被大敞的门透了透风,一瞬间就一点不剩了。全身上下只有一条浴巾的叶修被冻得打了个哆嗦,走过去把浴室的门给关了。

  会不会太过分了点?

  关门的时候叶修想着。

  吓到他了吧?

  吓到才好,省得他老闹着要做些不知死活的事。

  关上门,叶修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突然低声骂了一句,转身把水温拉到最低,打开水阀时透着寒意的冷水兜头浇了下来。

  “臭小子。”叶修烦躁地抓了抓自己沾满水的头发,低声嘟囔道,“要是你成年了,今天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

 

  闹了一通叶修也没心情再洗了,把身上一点泡沫冲干净就穿了衣服出了浴室。

  洗澡前叫的外卖已经到了,两份都端端正正地摆在茶几上,手机也在饭盒边上,应该是卢瀚文接了电话下去拿上来的。叶修想了想,揣上手机钱包钥匙,拿起一个饭盒对卧室喊道:“我去外面吃了,你赶紧出来吃饭吧。”

  卢瀚文没回应,叶修也没管他,拿着饭盒出了门。关门的时候他特意用了点力,保证卧室里的人肯定能听到他离开的动静。

  关好门,叶修往楼梯口走了两步,然后发觉自己忘了换鞋。

  ……算了。

  他叹了口气,索性就坐在家门边上,把饭盒搁在腿上打开了。

  边上的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叶修正在口手并用地将一次性筷子掰开。他看着卢瀚文一边给自己脚上套鞋一边用另一只脚着地单脚往外跳,嘴上还喊着:“叶修等等你别走——”

  后半句话在和叶修四目相对时吞了回去。

  “我没走。”叶修回答。

  卢瀚文把脚放下了,踩着没穿好的鞋子一脚高一脚低地往屋里跑。叶修还以为他一看到自己又吓跑了,正想顺手把房门再关上,没想到就看见卢瀚文抱着另一个饭盒又一脚高一脚低地跑了出来,在他的身边坐好。

  “你干嘛?”叶修问他。

  “吃晚饭啊。”卢瀚文理直气壮地回答,学着叶修把饭盒搁在自己腿上,打开饭盒掰开一次性筷子就吃了起来。

  叶修哭笑不得:“你有病吗?屋里好好坐着不吃,跑外头来干嘛?”

  卢瀚文嘴里塞着饭菜,含糊不清地回道:“学你啊!”

  叶修想想也是,他俩都挺傻的。

  傻就傻吧。

  于是一大一小两个人并排坐着,靠着墙埋头吃饭。声控灯没一会儿就灭了,整条走廊顿时陷入一片模糊不清的黑暗里。

  卢瀚文把嘴里的东西咽了,用不会被声控灯感应到的音量轻轻地说:“叶修。”

  “嗯?”

  “我喜欢你。”

  叶修没吭声。

  卢瀚文用筷子翻着饭盒里的菜,低着头说:“刚才对不起,我没忍住,下次不会了。”

  叶修还是没出声。

  “你还在生我气吗?”卢瀚文问,“我知道你刚刚是生气了才那样对我的,对不起,你别生气了。”

  叶修叹了口气:“我是想让你知道,就算你年纪小,也不是什么都可以做的。”

  “嗯。”卢瀚文从自己菜里加了块肉,放到叶修的饭盒里,“对不起。”

  叶修低低地笑了一声,也夹了块肉作为回礼:“我也有不对,你害羞的样子太好玩了,我就忍不住想逗逗你。下次不会了,抱歉。”

  卢瀚文摇摇头,又夹了另一块肉塞过去:“主要还是我不对,我一开始就闹着帮你洗澡,如果我没在你洗澡的时候偷偷开门就没事了。”

  叶修感慨万千:“你突然这么懂事,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就吃饭!”卢瀚文开心道。

  这句话卢瀚文一时激动没控制好音量,声控灯立刻亮了起来。他连忙低下头埋头吃饭,叶修转过头,只能看到他通红的耳朵。

  先前咬着少年红润的耳朵的画面,从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叶修掩饰地给自己塞了口饭,突然觉得有些郁愤。

  这都什么事啊!

评论(8)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