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修伞】Red Like Roses 01

正常校园文,真不是灵异文,不要被开头误导……

————————————————


01.

  叶修在夜路上走。

  路是沥青的,约有3米宽。他的右手边是青石砖墙,垒得很高,抬起头视野也越不到墙的后面,只能看到上方靛青色的天空。

  路的左手边是一片湖,被一米高的围栏挡着。栏杆边上有路灯,光线很暗,昏黄色的,走过十几米才见到下一盏,看起来老旧得像随时都会熄灭了一般。

  湖的对面可以看见影影绰绰的树木,但是不见光,也不见人。

  四周很安静,连风也没有,水面平静得像是凝固了一样,映着路灯的光。叶修抬起头,看不到边际的天空没有云,却也没有月亮。

  这是哪?不知道。

  叶修只是一直往前走,即使他也不知道这条前方陷在黑暗里的道路通往何处,他只知道要往前走。

  突然他听到了细微的声响,从后方传过来,像是金属碰撞的声音,叮呤当啷,哐当。

  叶修一边往前走,一边回头去看。

  “叶修——嘿,叶修!”

  

  叶修猛地睁开双眼,直起身坐起来。

  扎着马尾辫的女老师一手拿着政治书,一手执着细长的教鞭,冷声道:“睡醒了啊,叶修同学?”

  叶修愣了愣神,点了下头:“啊,是,睡醒了。”

  女老师瞪圆了眼,教鞭“啪啪”两下打在叶修的课桌上:“你来学校就是来睡觉的吗?!你要睡觉不用来教室睡,回家里床上睡得舒服!”

  “哦。”叶修又点了下头,“这不是学校不让嘛。”

  “你也知道不允许啊!”女老师又“啪”了一下,“给我好好听课,再发现你睡觉就给我去外面罚站!”

  说完她就怒气冲冲地回讲台了。叶修抓了抓头发,刚睡醒有点昏沉的脑袋被女老师一通吼,算是稍微清醒了。

  他翻了翻书,想听听老师讲到哪了。但是他一听就发现老师并没有马上回到上课的内容,而是语重心长地教育起学生:“你们这些学生啊,不要以为自己成绩不错,以为你们才高一,在实验班里就可以随心所欲了。每次月考期中考期末考,名次只要掉出前五十,马上就赶去平行班!你们知道再考进来需要多少名次吗?不是进前五十就能进来了,考进前二十才能再进实验班!要不是我和你们班主任关系不错,我才懒得说你们……”

  又是一通千篇一律的教育。叶修打了个哈欠,还没合上嘴,一个纸团飞到了他的课本上。

  叶修抬头瞄了一眼,与他隔了一个过道坐在斜前方的方锐正扭过头向他挤眉弄眼。

  叶修展开纸团,辨认了一会儿纸条上方锐歪七扭八的字。

  ——昨晚干嘛去了,困到课上睡觉啊?

  叶修拿笔在下面补了一行字,又揉成团给他丢了回去。

  ——走夜路见鬼了,一晚没睡好。

  ——卧槽真的假的?鬼长什么样子?好看吗?

  叶修盯着那个问题有点无语。方锐同学的逻辑一向让人难以捉摸,至少在叶修看来,正常人听到“见鬼了”这句话,第一个问题不会是“长得好看吗”。

  ——好看,特好看,桃花眼,皮肤特别白,在晚上看都不用打灯照。

  ——哇靠,男的女的啊,缠着你一晚上干嘛了?

  ——我说他缠我一晚上了吗?他抡起一辆自行车把一伙人砸晕了,砸完就走了。

  ——老叶你扯瞎话也扯得太假了,一个鬼要砸人还用自行车吗?你该说他抡起路边的一辆宝马i8把一群人砸扁了。

  叶修忍不住笑了一声,提起笔刚想给他回话,就听到教鞭“啪”地一声摔在讲台上的巨响,以及政治老师的怒吼:“叶修!方锐!你们不上课就给我到外面站着去!”

  

  在走廊上罚站并没有浇灭方锐的好奇心,他转过头来问叶修:“诶,然后呢?那鬼砸完人就跑了?没对你做点什么吗?”

  叶修又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你不是说我编得特假嘛,你继续吧。鬼用一辆宝马i8把人砸扁了,然后呢?”

  “然后啊,你让我想想。”方锐说完,竟然还真的开始认真地思考起来。叶修乐得清静,靠在栏杆上索性闭上眼再眯一会儿。

  正当他的意识在黑暗里沉沉浮浮,即将彻底陷入昏睡中时,一个脚步声从远处由大到小慢慢地响起来。叶修能听到三间教室里老师讲课的声音,只是没有去细听。在这样的背景音下,这个脚步声就显得异常突兀,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

  叶修睁开眼睛,就听到方锐凑在他耳边小声说:“诶,这都上午第三节课了,竟然还有人来上课啊?他干嘛不直接旷一天课算了。”

  叶修盯着慢悠悠地走在走廊上的男生,心想这还真巧。

  迟到的男生背着一个黑色的书包,书包拉链没拉好,还能看见里面乱七八糟的卷子。他的校服领子卷着边,一半还塞在领口没翻出来,嘴里叼着一块切片吐司,眯着眼像是还没睡醒的样子。

  这随心所欲一点也不讲究的穿着,叶修一瞬间差点以为看到自己。

  男生一边吃面包一边慢吞吞地走在走廊上,这沉稳的气度,要不知道的看见了,还以为这会儿才上午六点,这哥们儿是赶在校门刚打开的时候来学校做值日的值日生。

  男生目不斜视地从叶修和方锐的身边经过,一个余光都没分给他们,就好像他那双眯着没睁开的眼睛里就没瞅见两个一米八左右的大型障碍物。

  在他从叶修面前走过的时候,叶修突然出声叫道:“嘿。”

  男生停了脚步,慢吞吞地转过头来看他。

  叶修一瞬间有点想笑,他想起曾经在电影里看到的树懒,一个动作需要一分钟的时间来完成。

  这位树懒先生没那么夸张,他大约用了5秒转过头,然后盯着叶修,等他的下一句话。

  叶修想了想自己叫住他是想说什么,一时没想出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干嘛出声叫这个人,就是突然一个心血来潮的冲动,他就出了声。

  叶修没马上开口,树懒先生也不出声,就静静地盯着他等他说话。叶修只好没话找话,随口扯了一句:“你伤怎么样了?”

  树懒先生愣了一下,不过这一愣用的时间很短了,他不到一秒就回过神,然后睁开了眼睛。

  方锐在边上“咦”了一声。

  这个男生有一双很好看的桃花眼。

  男生又盯着叶修的脸看了一会儿,可能是在辨认这个突然关心自己伤势的人是谁。也不知道他最后有没有想出答案,只见他忽然勾起唇角,对叶修露出一个算得上灿烂的笑容。

  “小伤,包扎好了,没事。”

  他说完,又把头转回去,继续顺着走廊慢悠悠地走了。

  比起刚才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和叶修对话过后的男生脚步明显快了一些。叶修盯着他的背影进了走廊尽头的一间教室,抬起眼瞥了下那间教室门口的班牌。

  高一(20)班。

  “卧槽,这人谁啊,你认识?”方锐在边上大呼小叫地问。

  叶修转回视线:“不认识。”

评论(9)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