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修伞】Red Like Roses 05

05.

  苏沐秋把自己盘子里的肉都吃光了,意兴阑珊地挑着菜叶子吃,边吃边往叶修的盘子瞟。

  叶修又吃了两口,苏沐秋忍不住了,问道:“你不吃肉吗?”

  “吃,留最后一起吃,比较爽。”叶修继续把菜叶子挑起来先吃掉。

  “你要不喜欢吃菜就别吃了。”苏沐秋说,“看你挑得这么辛苦,好像留一片菜叶都会影响你吃肉的口感一样。”

  “是啊。”叶修答道,“那样吃起来就不爽了。”

  “你有毛病啊。”苏沐秋又笑了,“你不喜欢吃青菜就别吃啊,想只吃肉的话,点只有肉的菜啊。”

  “学校食堂什么时候做过只有肉的菜了?”叶修说,“要是有,你能在我盘子里看到绿色?”

  “别这样,多吃绿色蔬菜有益身体健康。”苏沐秋说。

  叶修点了点他盘子里的青菜:“你把那剩的吃光了再来教育我。”

  苏沐秋嘿嘿笑着,伸筷子从叶修盘里夹了块肉塞进嘴里。叶修睨了他一眼,倒也没拦。

  “你和别人自我介绍都那么说吗?”叶修突然问。

  “嗯?”苏沐秋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叶修问的是什么,“啊,也不是。一般自我介绍说个名字就完了,谁还细究你的名字怎么写?刚刚是你朋友那么说,我才顺着随口组了词。”

  “哦。”叶修点了下头,“下回别了,你名字好听,那么说完一点美感都没有了。”

  苏沐秋乐了:“那你现在还觉得我名字好听吗?”

  “给你补救一下。”叶修说,“你叫苏沐秋。姑苏城的苏,‘银汉飞星,玉壶零露,万里素秋如沐’的沐秋。”

  苏沐秋张开嘴,没想出能说什么,又忘了合上。叶修看他一副目瞪口呆的傻愣愣的样子,抬手往他嘴里塞了块肉。

  苏沐秋本能地嚼了两下,回过神来,咬着肉含糊不清地问:“你再说一遍,银汉什么?”

  叶修把筷子一放:“你那些青菜还吃吗?”

  “啊?”苏沐秋瞥了眼自己的餐盘,一把端起来,“不吃了不吃了,走吧。”

  叶修也端起盘子,跟在他身后往餐具放置处走。苏沐秋边走边回头问他:“你还没回答我,银汉什么?你再说一遍啊。”

  “再说一遍你也记不住,回头写给你。”叶修说着,把他歪过来的脑袋摆了回去。

  

  吃完午饭,回到教室将近午休时间。方锐刚凑到叶修的桌子边想说话,负责午休管理的值日班长就站起来了。

  方锐只好憋着话又回到了座位上,但是这难不倒他。在课堂上他都敢给叶修传小纸条,更何况是连老师都没有的午休时间?

  叶修刚刚从书包夹层里摸出自己的手机,奋笔疾书后的方锐就把一个纸团丢到了他桌上。

  叶修没理他,把手机搁在抽屉里,点开未接来电界面开始编辑新联系人。方锐坐在自己座位上等了半天,没等着叶修回复,偷眼往后瞟,就看见叶修单手支在桌上,垂眼盯着抽屉里头,明显是在偷偷玩手机。而他那个纸团还停留在桌面上,甚至都还没打开。

  方锐简直要被气出一口血。叶修没有玩手机的习惯,猜都能猜到他这会儿是在和谁聊天。

  另一头的苏沐秋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正在整间教室毫不收敛的说话声中大大方方地把手机摆在了桌子上,点开来自叶修的未读短信。

  ——银汉飞星,玉壶零露,万里素秋如沐。

  苏沐秋咧咧嘴,编辑短信回过去。

  ——你怎么那么有文采啊学霸。

  ——因为我是大腿啊。

  苏沐秋哈哈笑了起来,邻座的同学立刻把脑袋凑了过来:“和谁聊天啊这么开心?”

  苏沐秋把手机一收,眯起眼瞥了他一下:“关你屁事?”

  

  方锐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真的被无情地抛弃了。

  叶修每到饭点就立刻消失。方锐如果在食堂有心找找,多半能看到他和苏沐秋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不就是条三角泳裤吗?方锐就不信如果没有认识苏沐秋,叶修会晾他这么多天。

  发小的情谊都被狗吃了!

  两天后就是周末,方锐本来和叶修约好去他家里打游戏的,但叶修三天没理他。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决定放叶修鸽子,约其他人一起出去浪。

  叶修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他正在街机上打得风生水起。等他意气风发地从机子上下来,看包的同伴把他的手机递给他:“叶老大刚给你电话,赶紧回过去。”

  “回什么回,不回!”方锐说着就来气,掐灭了手机塞口袋里。

  “不是吧,你不怕叶老大揍你?”同伴脸上一个大写的吃惊。

  “他有那功夫管我?这几天跟一个同学看对眼成天泡一块儿呢。”方锐说,“我还就不乐意随叫随到了,有本事他来揍我啊。”

  同伴张着嘴看了他好半天,对着方锐拱了拱手:“好胆气,佩服佩服。”

  方锐鄙视了他一番,起身刚想再去玩一会儿,同伴拉住他问道:“等会儿,你还没说叶大和谁看对眼了。”

  “说了你也不认识,我们学校一个学生。”方锐抓了抓头发,“叫什么……苏……苏沐秋。”

  “苏沐秋?”同伴瞪大眼睛,“你确定?是叫苏沐秋?”

  “没错吧,应该是叫这名。”方锐莫名其妙,“你干嘛一惊一乍的,你还真认识他?”

  “没,我就听说。”同伴把方锐拽下来,凑在他耳边说,“何青克你记得吧?何家最小的那个。他不老是爱在我们常去的那条酒吧街上,纠集一帮子混混到处惹事的嘛。就这周二,他们一伙人全被揍趴下了,听说是一个叫苏沐秋的人干的。”

  “哈?”方锐皱起眉,“他这名字我从来没听说过,怎么突然冒出来就把人给揍了?”

  “听说啊,我就是听说。”同伴继续传递八卦,“这个叫苏沐秋的有个妹妹,跟何青克一个学校的,长得顶漂亮,是他们学校校花。何青克看上人家,成天缠着她,被人哥哥赶走好几回,还死不悔改,最后直接被哥哥揍了。何青克不爽,就叫了他那伙混混去找茬,约了周二晚上酒吧街群架。苏沐秋够厉害,一个人去的,一个人把他们全干掉了。”

  “还挺多戏的。”方锐摸摸鼻子,“看不出来啊,那个苏沐秋除了长得好看,和这传闻里的苏沐秋一点也不像。”

  “怎么说?”同伴好奇地问。

  “就他那小细胳膊小细腿。”方锐用手指比划了一下,“能不能打过我都难说,还一挑多?”

评论(8)
热度(82)